5月 082013
 
今天wendy说有空写文章啊,我就先给她写了昨天脑海里浮现过的一个小段落。昨天蒸了20个韭菜包子,在用光了所有的饭盒之后,我跟熊说,冰箱里有六个饭盒,一盒馒头,一盒面包,一盒小石头,三盒包子,谁说我们两只都是南方人来的?Wendy看完先评定为“非常北方“,紧接着问:“啥是小石头?” 我说,小石头是我上周做面包失败的产物。熊同学很给力,每天都坚持吃一个小石头。Wendy紧接着问,那你吃不吃呢?我说,原则上我鼓励熊吃,偶尔我吃几口。 话说前几天为了试验冰冻后的老面能否成功制作面包,结果烤出了10个小石头。扔垃圾堆吗?太浪费粮食。曾经考虑周末去公园喂鸭子。结果熊同学说,你那个东西啊,一放到水里就沉下去了,鸭子哪里来得及吃啊。我说那放路边好了。熊说那环卫工人会当成那个啥啥清理掉的。倒。所以只好放到冰箱慢慢解决了。为了安慰自己,又另外做了几个面包,准备配合着吃。不过第二天给熊蒸馒头的时候,鼓励着推销了一个小石头,发现这样能够更好更快地消灭,哈哈。 前两天逛amazon,搜到某种生态全麦面包粉,顾客评价非常好。某位说,“This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5:38 上午
4月 052013
 
一直想买一双毛茸茸的雪地靴,无论怎样的严冬都不会冻脚的那种。上个月在amazon看到新西兰WLM的皮毛一体的雪地靴特价,原价185磅,打完折30几磅,这个牌子以前没听说过,但是看底下用户评价很多人都说堪比UGG,而且款式还更好,于是开始心痒手痒脚痒⋯⋯犹豫之间,老大发话了,那就作为你的生日礼物吧。哈哈,下手!收到那天刚好11日,很准时也! 俗话说,想什么来什么。所以平时没事不要乱想。那天喜滋滋地打开包裹的时候,我就想着,amazon还真不错,从来没有寄错鞋子给我。结果一打开,啊,黑色的!我定的是灰色的。号码也发错。不过试穿了一下,脚感果然一级棒,和我某日在店里试UGG时的脚感如出一辙。哈哈,赚到! 开始给amazon写信投诉。Amazon的金牌客服立马回信说去仓库找去了,两天后说找到我的鞋子,并已发货,让我一个月内把发错的那双寄回去。并给了个链接,说点链接打印出一张单子贴在包裹上就不用付邮费了。 于是我就等amazon的鞋子寄到了,试穿了没问题才准备把那双黑的寄回去。因为黑的虽然大了两个码,但穿着也很舒服,如果他们没找着,那我就将就一下好了,因为这双鞋子价格已经上调到135英镑了。有兴趣的可以围观一下(WLM New Zealand Women's Britt Mid Calf Boots) 正准备寄鞋的时候又发生了点小插曲。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2:45 上午
3月 192013
 
老爸去世之后,想起以前在一起的快乐,就倍加伤感。现在虎虎也离我而去了,我学着去体验当初在一起时的快乐,而且努力快乐地去回想曾经拥有的。很多东西,经历过就是拥有了,不是吗,疏导员:P 前段时间疏导员在看老爸的书时感慨到,文字真好,还能让我听你爸谈天说地。是啊,文字真好,我在想,通过文字,可以和跟多人分享我们爱的密码,所以我要加油地写,不管写得如何,都是我的生活编制的密码。时常想起二姨妈说过,我是妈妈生命的延续。恩,通过我的生活,把虎虎的生活继续下去。虽然我知道,我的“变鬼变蚊”(闽南话,指搞鬼搞怪。)会让虎虎偶尔有点头疼,嘿嘿。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4:39 下午
2月 202013
 
当《丁香花》在耳边响起的时候,眼前浮现的是你的盈盈笑容。 还记得吗,我的朋友,从菜地回来的那些小别墅旁,盛开着满墙的丁香花,你告诉我这些紫色的精灵是你的最爱,我们在沁人心脾的香气中一起哼着唐磊的《丁香花》:你说你最爱丁香花,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她,多么忧郁的花,多愁善感的人啊,当花儿枯萎的时候,当画面定格的时候,多么娇嫩的花,却躲不过风吹雨打,飘啊摇啊的一生,多少美丽编织的梦啊,就这样匆匆你走了⋯⋯ 还记得吗,在那个人字形小树叶飘落的秋天,你把那树叶贴在鼻子上,笑得那样绚烂。我晓得的,每年冬天的飘雪知道,每年秋天的落叶知道,每年夏天的野菊花知道,每年春天的狗尾巴草知道,有过这样一个善良聪明美丽坚强的女孩,从古老的中原大地来到这个梦想中的北国,爱过,生活过,学习过,快乐过,伤心过,这个小小的乌普萨拉,承载了她多少的欢笑与忧愁, 你真的走了吗?我亲爱的朋友。不,带着你的梦想,带着你的欢笑,带着你的悲伤,带着你的爱,你永远留在我们相聚的乌普萨拉。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9:17 下午
2月 072013
 
上个月是欧洲的打折季,所以又暗算amazon去了。这回是买鞋。 在网上买鞋有利有弊。弊是众所周知的没法试鞋,利是选择的余地比较大,价格有时候比较便宜。因此就要认真专研各位前辈的经验之谈。这个经验,就是每个人经过自身验证得出的结论,因此有时候各持一词。同样一双鞋子,甲说大了,乙说小了,丙说宽了,丁说窄了。搞得我做梦的时候都梦见在买鞋的时候,有谁在说,这个牌子的鞋子码偏大。 早上起来和熊感慨,这个世界,有时候是没有真相的,只有每个人自己的脚和自己的感觉,熊说那就是脚感。 其实买鞋子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人生观。在鞋店经常看到一堆的高跟鞋,这些我都是忽略不看的,但是有这么多鞋,说明有很大的市场需求。所以说,买鞋子,有人追求舒适,有人追求防水,有人追求牢固,有人追求轻便,有人追求时尚,有人追求眼光,我总觉得买鞋和婚姻甚有可比性,是要让你的心舒适的婚姻呢,还是光鲜的婚姻,还是可以抵御狂风暴雨⋯⋯买鞋的时候有没有问过你的脚,喜欢什么样脚感呢?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2:47 上午
1月 142013
 
布鲁塞尔是个大城市,虽然人口也不过一百多万,都比不上厦门。但是在欧洲来说就算是相当大的城市了。大城市有地铁,大城市有拥挤的人群,在这样的大城市里,我们又找回了很多以前在国内的生活感觉,比如路上不会随便和人点头微笑问候,比如要注意防盗防骗。 但是我要说的是,布鲁塞尔很厦门,不仅那些小街小巷像极了厦门,还有一些温暖的瞬间让我想起我可爱的家乡。 路人甲:某日去超市买菜回来,准备乘坐轻轨,一看车门没开,也没人上下车。俺们村的车门都是自动开的,还没做过这种要自己按的,地铁的小圆圈我知道了,这个轻轨没看到圆圈,到处乱按了一气都没反应,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10:59 下午
12月 242012
 
今天是平安夜。所以就汇报点平安的事。那就是俺家的门铃终于修好了,包裹终于成功送达了。 乍一看不是啥大事是吧,后头可是有大串故事的哦。 门铃是我们搬进来之后就坏了。坏了就是不响了。不响就不响吧,本来想着反正也没人找我们,关系不大。可是有一天,发现问题很大。因为我们要开始暗害amazon了。暗害amazon也是小筑用语之一。具体言之是到amazon买东西。因为amazon部分商品全欧洲25英镑以上免运费,所以我们就经常去他家买东西,当然都要争取找可以免运费的东东,然后凑足25英镑免运费。有时候买粮食类的东东很重,运费要是算起来不得了,所以叫暗害amazon。这回是在布鲁塞尔超市没找到全麦面粉和面条,所以就到amazon进了点货。本来想得美美的,有人送货上门,还不用到超市扛,价格也差不多,多好。但是事情就坏在门铃上。邮局叔叔送货的时候没找到人,就直接扔了张单子到邮箱,让到代邮点去取。所谓代邮点就是一个小卖部带办邮局业务。在瑞典一般是超市代办,所以服务态度还是很好的。在这里⋯⋯不知道其他点怎么样。我们附近的代邮点的大妈一点英语不懂。一点英语不懂也就算了,态度还实在勉强。而且我第一次去的惨痛经历让我直接得了大妈恐惧症。那天是去超市买东西,想顺路拐过去取一下,我想5公斤面条加5公斤面粉顶多也就10公斤嘛,应该问题不大。结果证实了凡事都要有确切的数据做依据,不能单凭想象进行。结果那天到代邮点一看,哇,两个大纸箱,差点没晕倒。那个大妈就用脚把箱子踢出来,叽哩咕噜一大堆,我以为她是问我那两个是不是我的,就点点头,结果她又比手划脚一通,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12:24 下午
12月 212012
 
昨天下去去超市买牛奶,途中经过一家日用品店,蛮进去逛逛看,发现我喜欢的一个德国的牌子的洗发水在特价。这个牌子看包装好像很天然的样子,于是我自以为是地认为应该是由纯植物提炼的,刚好家里洗发水剩下不多了。作为一个文盲,目前购物只能看菜下锅,也就是看啥东西拿啥东西,对于什么买啥少几块钱什么的,只能视若无睹。但是由于对这个洗发水有点兴趣,本来还想回家先上淘宝学习一下看到底是啥牌子,后来就抖了下小机灵(用满满的说法),掏出谷歌翻译查了一下那个特价牌上的法语说啥,一看,半价,另外一句翻译出来是适用于所有产品。哎呀,我得意地笑,咱这文盲终于学会如何贪小便宜了。于是我就放心大胆地拿了一瓶去结帐。一看柜员机显示的,5.99欧,咦,这不是标签上写的原价吗,于是我⋯⋯还好刚才多长了个心眼,用手机拍了特价的那个牌。咱不会说,有照片为证,于是显示给营业员看,结果她叽哩咕噜了一大堆,倒。我说不好意思啊,听不懂。旁边一个好心的大姐帮忙翻译说,她让你等一下。哦,还好,有戏。于是我耐心等待,过一会,另一个营业员跑过来,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5:54 上午
12月 142012
 
四川话,意指摸索门道,找解决问题的办法。知道我底细的同学估计会问,啥时还会讲四川话啦。哈哈,其实不过是近日和某位四川妹妹混得有点多,所以顺便领略了一些四川话的生动 表达。 到比利时一个多月来整天都在外头摸火门,找超市,了解保险公司,找学校。有些摸着了,有些还在摸中。 话说昨天去找一家学校,天气很冷,北风那个吹啊,鼻涕那个流啊,正当我哆哆嗦嗦眯缝着眼在街上四处瞅路牌的时候,一个大叔路过我身边又倒退回来问我,有啥要帮忙的吗。我赶紧掏出学校的地址问他。大叔很热情地把我带到学校门口,路上还警告我,你啊,不要显得象外来户,这样子很危险。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1:28 上午
12月 082012
 
这个要从阳台讲起。今天丁满给我传了她家阳台的照片,这个阳台,号称厨房兼花园兼晒衣房。一看,果然壮观,一头,锅碗瓢盆摆着,一头,花花草草长着,中间飘飘扬扬着众多衣服被单兄弟姐妹⋯⋯满满这个阳台蛮大,长十米,宽一米八,好多瑞典的公寓还没这么大呢。 刚才昨天和妹妹也说起阳台。因为我感冒失声,她说起电视上某中医说过紫苏叶泡水喝不错,但是遍寻中药店没看到。紫苏叶?去年回去在自在家博饼的时候刚巧围着一棵紫苏叶仔细研讨过。所以我建议妹妹在阳台种点。妹妹说,不啦不啦,阳台都快被我爸变成菜园啦。具体描述为,连我种的玫瑰都要在旁边插根葱啊芹菜啊什么的。哈哈,笑死我了。我说这很好啊,又美观又实用。还告诉她,你那个玫瑰啊,用来冲茶喝的话不也是菜吗?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1:45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