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014
 
  我在法语学校的名字叫nina. 去年上的法语学校老师没有让我们取法文名字,就用原来的名字。  法语的“是”是“oui”,和我的名字读音相同。所以上课老是一惊一乍的,因为老师动不动说“oui”“oui”“oui”。 这一次上的法语学校,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5:28 上午
152014
 
某日与小茗同学探讨做面包,她提起墨西哥面包也就是我们小时候很喜欢吃的厦万的蛋包,所以我决定尝试一把。小茗同学特别交待上面的涂层烤完会流下来,所以要做好防护工作。于是我用上硅胶杯,还在下面垫上硅胶模。不过制作过程中擅自加了十克的杏仁粉, 所以把涂层涂在面包顶上之后,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变化,一坨扒在面包上头。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5:23 上午
十二 022013
 
上个月去上了比利时政府组织的社会融合课程。一进门我就注意到有个泰国女孩。因为在瑞典和泰国人混得比较多,所以挺喜欢泰国人的。没想到自我介绍时那女孩说她会中文,哈哈。下课聊了之后才知道她在上海呆过三年,所以会一些中文。之后我们开始叽里呱啦,叽里呱啦⋯⋯某日说起年龄,竟然发现我们是同龄人。之后我们就象两小无猜的好朋友,一起上课一起回家,一起逛街。Pipo经常要去中国超市买调料,我经常要去附近的生态超市买菜,所以经常是我先陪她去中国超市,然后她陪我去生态超市,最后我们一起去地铁站。(写到这里忽然想起小时候和小伙伴,经常是我送她回家,她再送我回家,在一条路上送来送去,呵呵。)赶巧的是我们回家都是坐地铁5路线,但是她在东边,我在西边。所以我们经常在铁轨两边挥手说再见。每次这个时候,我都觉得这个情景好“电影”啊,一直想拍而未拍。最后一节课,我们还是一起到了地铁站,拥抱告别后,下电梯的时候,我就掏出了相机,准备拍摄⋯⋯没想到我走到站台的时候,有一辆地铁停在对面,有点小失望。没想到地铁忽忽地开走以后,看到pipo还在站台上,于是好开心地挥手⋯⋯ 在和泰国人相处中,她们总让我感觉很善良,很真诚。Pipo也是,她丈夫是比利时人,某公司的高管,家里应该挺有钱的,但是pipo说她也不知道老公究竟有多少钱,而她自己也从不会买奢侈品,她身上背着一个泰国带出来的布包,她说折合欧元估计就3欧吧。甚至于她在上海要回自家公寓的时候,被保安拦住。她说这些家伙就认得名牌。说起名牌,pipo最经典的就是说“who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12:17 上午
112013
 
昨天去超市,发现生态四季豆2.99欧一公斤,立马抓了一包,400g,因为印象中一般都是5,6欧,由于价格差太多,为了保险起见,同时用手机拍照证明。果然,结账的时候,收银员一刷,2.99欧。我立马掏出手机显示。收银员一看,打电话把经理叫过来,经理把价格标签拿来一看,叽里呱啦跟我说了一堆,估计是说价格标错,不过还是卖给你吧。刷卡的时候看到0.6欧(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算的)。 晚上得意洋洋跟熊说今天的战果,没想到熊大叫,啊,那6毛是你干的啊。 熊说今天隔壁实验室有人毕业,大家筹钱买礼物,他身上没现金,就跟同事借了5欧。之后忽然想起手机可以直接转账,就转了5欧过去。让同事按了接受,同事还挺开心,说要跟朋友说这个功能。熊回头看自己的账户,5欧转出去了,另外还有0.6欧正在转。这一下熊大惊失色,想着这手续费也忒贵了,明天赶紧跟同事讲,不然被骂扁。这会听我一说才恍然大悟,嘿嘿。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12:49 上午
172013
 
老爸的名言是:“活到老 ,学到老。不学知识就老化了。知识越丰富,用途就越大。” 原先我们对老爸坚持工作还不是很理解,都快70岁的人了,应该好好在家休养,还整天在工地上跑来跑去⋯⋯后来才慢慢明白,生命的价值在于创造,对老年人来说,有时候能够继续工作,继续体现价值,才能生活得更有质量,更有奔头,更有活力。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3:57 下午
302013
 
生活总不能时时如愿,事事如愿,走错路,走弯路,事半功倍是常有的事。有时候,错了就错了吧,到什么山唱什么歌。本来两只路上开始互相埋怨。go说熊查的啥地址啊,熊说go乍不问清楚再来。不过叽咕归叽咕,还是开开心心地把这个“空”当成了郊区一日游。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10:51 下午
182013
 
  某日下午,忽然收到熊在安特卫普堂妹的短信,说,嫂子,你有个妹妹在中国叫碎雪,她打电话给我,我觉得很奇怪。看得我一头雾水。这两个妹互相不认识,中国的妹也绝对没有安特卫普的妹的电话,怎么可能打电话给她呢?莫非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于是我立马往厦门家里打了电话。还好啥事没有。妹妹说,你不是有个群吗?今天有人在群上问我是谁?我就说是gogo的妹妹。哦,难道是我以前建立的QQ群?以前曾经建过一个亲属QQ群,但是好久没有加过新的成员了,所以熊堂妹不应该在里头啊。 这一团乱麻,在我忽然发现viber上面有个group之后才理出了一点头绪。话说,有天熊下班的时候,发现他们实验室外头有一道很漂亮的彩虹。熊用手机拍了之后发给我。我看之后也觉得很壮观,就顺手发给viber上面的三个联系人,也就是Wendy,熊堂妹c和我妹J。说完之后她们都没有反应,我就忘了这回事。这天忽然之间发现今晚在彩虹下面有一小段对话,而且是在三个人当中进行的。 全文如下。 w:美啊。 c:你好,你是谁? j:gogo的妹妹。 w:gogo在瑞典的朋友。 j:你们好啊! w:你们好! 原来起因在这里,看完之后我大概明白了。但是c说我妹打电话给她,这点我就搞不懂了。后来回家后给c打电话,她说有个国内的电话这几天老是拨她的电话,她打过去又没人接。下午终于打通了,对方说是我妹,她觉得很奇怪,因为我跟她说过我是独生女。我说我姑姑的女儿从小和我一起长大,跟亲姐妹一样,但是她没说打电话啊。c说因为上次一个在荷兰的朋友qq被黑了,导致骗子截她的视频画面向她在国内的哥哥骗了几千块钱。所以现在接到不明电话都很谨慎。我问她是哪个号码跟她说是我妹,她报了个137开头的号。这就奇怪了,我妹电话是136开头的。
晚上熊回来后,说了今天的乌龙给他听。两只开始大分析到底是qq被黑,还是微信被黑,还是viber被黑?最后熊说,查查看那个电话是哪里的。结果一查,是北京的。我说,不会是Wendy的电话吧。这下我才想起昨天早上Wendy问我有没有打她电话,我说没有啊。然后她查了一下说,果然不是,但号码很接近。估计是因为那个彩虹组,c小儿子玩手机时误拨了Wendy的电话。Wendy回拨过去,她又没接到。然后她发现Wendy在viber上说话,就跳出来问你是谁。刚巧我妹也在线,就先回答了。这两个事情就被c总结成一句话,你有个叫碎雪的妹妹给我打电话。 一起疑似诈骗案终于成功侦破!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12:48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