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007
 

xinsrc_2303012516383231324117.jpg

Wendy的老公Tiger上周结束在乌普萨拉的工作回国。回去之前送给我们好多好东西,其中包括马悦然的《另一种乡愁》。马悦然是瑞典著名的汉学家,曾经把《诗经》、《楚辞》、《水浒传》、《西游记》等诸多我国古代、现代和当代的文学作品翻译成瑞典语,其中也有我最喜欢的沈从文的作品。

《另一种乡愁》是马悦然的随笔集。信手翻来,一个幽默的学者跃然纸上,让我不忍释手,两天时间就翻了个遍,期间若干次忍不住哈哈大笑,把文章片段读给熊听。

刚刚看到马悦然的《谈丢东西》,他说搬家时把父亲好友的一副油画丢了,他很伤心,之后又想:“偷那副画儿的人肯定爱上它了!现在那副画儿挂在人家墙上,天天会有人欣赏它。这个念头让我心里轻松很多。可是过一些时候我又想:也许偷画儿的人一点也不欣赏他,他很可能把它卖了!那副画儿成了商品,可恶!可是另一个念头出现了:买那幅画的人一定会欣赏它!要不,为什么买呢?好,我就让那副画儿挂在会欣赏它的墙上。”

还有《谈后悔》,前面马悦然谈了很多件让他后悔的事情,对亲人的,学术上的。而后面他谈到让他最后悔的一件事情:“我跟一个瑞典朋友1962年秋天开车到澳洲的内地去。一天晚上,我们在一个很大众化的酒吧喝啤酒时,一个澳洲的原住民进来买一瓶酒。(那时,原住民不准买酒!)他把酒瓶放在他大衣的口袋里;可惜他的口袋是裂开的,所以酒瓶子从口袋里掉到水泥的地板上,打碎了!我还记得那原住民失望的模样。我这个愚蠢的瑞典人当时没有想到给那真可怜的人买一瓶酒!到现在我真的为这件事伤心。

还有《另一种道德》,说到他在四川做方言调查的时候,借住在陈行可教授家中(后来陈行可教授成了马悦然的岳父,但那是后话。)但是有个小贼翻墙进屋,刚下楼梯,就被院里的三只狗吓坏了。一片混乱中,小贼被抓住了,大家商量怎么办,
“这时陈家打过仗,见过市面的厨子来了,问小贼他到底想偷什么东西。小贼说他父亲去世了,他非回家不可。他原来想偷一块银元当盘缠。陈家的厨子说:“你们送他一块银元吧,他好回去。你把他送到监狱去,得天天送他三顿饭呢!”
我们没有给他一块银元,让他走了。过了三天小贼回来要他的梯子。我说不给,可是陈家的厨子不同意我的看法:“当然得还给他!莫得梯子他乍个生活呢!”
我没有把梯子还给小贼,可是第二天梯子不见了。
我没有问厨子梯子到哪里去了。
我相信陈家厨子不识字。要是识字,他肯定没有读过《庄子》,即便没有读过,也不需要读。”

呵呵,这样的片段还有不少,一个真性情的学者。

 Posted by at 8:16 下午

  7 Responses to “《另一种乡愁》”

  1. 好个真性情的读者啊!

  2. 哈哈,谢谢夸奖,我喜欢。

  3. 下次去你家可否借来好书读读?
    我已经休假回瑞典了,呵呵。
    期待你们回瑞典。祝你们国内假期愉快!

  4. 呵呵,没问题。

  5. 沈从文也是我喜欢的作家。你提到的这个马悦然,我已经不知不觉地爱上了他,有机会一定拜读。

  6. 我从国内带到uppsala的唯一一本非专业书就是《边城》,在回来的飞机上还忍不住又读了一遍

  7. 哈哈,5月还在学校的时候偶然在图书馆看过这本书,很厉害的汉学家呢!呵呵,确实是个很可爱真性情的老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