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007
 

4月27日

早上五点起来转了一圈,心想应该没那么快到,熊导给我打的资料说六点才到,而且熊导还说我可以在车上呆到天亮,于是我就放心地又回到车厢呼呼大睡。一觉醒来,奇怪,窗外一个陌生的站名Bludenz。跑到旁边车厢问一个女孩,啥时会到因斯布鲁克?她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说,“早过啦,五点钟就到因斯布鲁克了!”“啊!”看我大惊失色,就翻出一张地图指给我看。天啊,都跑到奥地利西部去了。立马把东西收拾好,仓皇逃窜下车。还好月台上有个列车员,问了一下,他帮我查了一下说,7点32有一趟车到因斯布鲁克的。算了一下,还好,可能和熊导差不多时候到因斯布鲁克。(后来仔细看了熊导的资料,发现的确是说五点钟到,不过后面还有一个小格,说旅程总共6个小时,俺就看成六点钟到了,汗!)

 

于是耐心地在站台上等回去的火车,眺望远处的雪山在晨雾中烟雾迷蒙,感概奥地利真是处处皆景啊,随意邂逅的一个小城市都别有风景。只是当年在西藏看雪山看伤了,不再那么激动了。呵呵,不知道人看过太多美景之后,是不是同时也失去一些欣赏美景的快乐了呢。

7:32,车准时来了,下来了一个列车员,跑过去跟他说俺睡过头了,能不能乘这辆车回因斯布鲁克。不知道是俺没说清楚,还是他没听明白,又问了一遍,去哪?我说因斯布鲁克,他说没错,我就上车了。车厢很空,跑到一个包厢刚坐下来,又上来了一个人,看上去挺黑的,象印度人。聊了一下,他说他是巴基斯坦人,叫Zahir,在Bludenz工作。列车员过来查车票,先查了Zahir的,轮到我的时候,我拿出到因斯布鲁克的票跟他解释了一通,估计列车员英语不太行,一头雾水的样子。Zahir用德语帮我补充了一下,他说恍然大悟,说,没问题。呵呵,一颗石头落地,不然要我补票岂不是亏大。

 

安心下来欣赏外面的风景,才发现窗外风景如画啊,草甸木屋远山,放眼皆是春意盎然。小时候看《海蒂》特别羡慕她外公家外头无垠的草甸,如今竟然就在眼前。看我啧啧惊叹,Zahir跟我介绍说,这边和瑞士接壤,从他住的城市开车到瑞士,只要20分钟。啊,俺这一觉差点睡到瑞士去啦。

work-austria-013.jpg

work-austria-014.jpg

work-austria-017.jpg

work-austria-012.jpg

 

Zahir在奥地利工作了三年,已经会讲很流利的德语了,他说当年才学了三个月,真是强。他在Bludenz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还有一个温暖的家。Zahir给我看了他老婆的照片,是一个很漂亮的德国姑娘,看上去很开朗。Zahir说奥地利的福利很好,公司每年要帮他们上医疗保险,每人每月300欧,所以他们上医院看病是全免费的,除了住院的时候需要交病床费。虽然俺们两的英语都不甚流利,连比带划之余还拿出笔纸写写画画,但是和Zahir聊天还是挺开心的,因为他对生活充满感激,说着说着就说感谢神,赐予这么美好的生活。

 

九点半,终于又回到因斯布鲁克火车站,9:39才收到熊的短信“我到机场了,应该快到火车站了。”晕倒,记得我那天从机场到火车站坐了40分钟的车。于是进火车站四处转悠,没想到20分钟左右,熊又给我发短信,说已经在车站门口了。啊,这才想起来俺那个40分钟的车程是从维也纳机场到火车站的。唉,这一路折腾晕头了。

work-austria-019.jpg

在火车站附近看到的可爱的墙壁

 

出门看到熊导,哈,终于跟上组织,这下放心了。熊导掏出一张写满笔记的纸,研究了一番后,胸有成竹地说,俺们就坐三路有轨电车去这个旅社。两只吭哧吭哧跑过去一看,啊,怎么是三星级酒店,双人房70欧。原来那家青年旅舍在网上查不到地址,熊导就把那家三星级酒店的地址错看成青年旅舍的地址了。摸摸鼻子,老老实实地去找另一家青年旅舍,还有熊导进去咨询的时候摸了张简易地图出来,我们就按这张地图,好不容易找到了在城市边缘的这家青年旅舍。说是五点才能登记,于是先寄存了行李,出去逛荡。

work-austria-061.jpg

青年旅社外观 (这家旅社条件还不错,价格不高,好像每人17欧,含床单被套(上次在丹麦的青年旅社床单被套是要另外算钱的),而且包早餐。就是在马路边比较吵。)

work-austria-059.jpg

青年旅社的世界货币前台。看到没有,红色的箱子的右上方是一张前一套的人民币一元

 

还是坐有轨电车回到了市中心,找了家information问了一下,说是北山的缆车维修关闭中。呼呼,运气真是好。本想在市区转转算了,可是熊导兴致勃勃地说好歹也过去看看。还好有公交车到山脚下。那个公交车真是牛气,硕大的身躯在因斯布鲁克通往北山的小街小巷中穿行自如,深刻怀疑两辆车交会的时候过不过得去。

work-austria-025.jpg

work-austria-024.jpg

work-austria-023.jpg

因斯布鲁克著名的金屋顶,

work-austria-022.jpg

中午在市中心吃的沙拉

 

到北山脚下一看,缆车果不其然维修中。乍整?熊导还不甘心说,走一段看看。啊,看着一路艳阳高照,加上这一路折腾得晕乎乎的,俺差点就打了退堂鼓。再想想好歹也是玩了这么多年户外的老驴了,这一点山路都走不来岂不是很菜。于是硬着头皮往上走。这次出行有个小小的失误,就是忘了袋任何的储水工具,水壶忘了,水袋也忘了。倒,看来真是太久没有出行了,丢三落四的。而且刚刚在市区为了赶公交车,也没有买水。北山上看过去一片荒凉,只有缆车站和附近的民宅,不像有小卖部的样子。但是又不忍心打击熊导的兴致,于是我就一步三回头地晃上了北山。走了十分钟的样子,开始看到不停有人上上下下,看来这个北山象是厦门的万石岩,是市民平时休闲爬山的地方啊。忽然发现左手边有一个饮水槽,看来是引山上的雪水下来的。这下把我们两只乐坏了,过去喝了个够,熊导非常肯定地说,这一路肯定不断有这样的水槽。不知道这个泉水是不是引山上的雪水下来,洗起脸来非常舒服,无比滑溜。(不过话说回来,后来在旅社里头,水龙头里出来的水也很舒服。)

work-austria-032.jpg

 

喝完水俺们两只就精神抖擞地继续往上走。本来是走山路,后来看到索道旁有一条直接上去的土路。土路也就算了,还看到一个老奶奶从土路上去。哇,那我们岂不是也可以操操进路?结果爬了一段,真是手脚并用啊,爬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到了正路上,于是老老实实地慢慢走上去了。

work-austria-056.jpg

上山的路

一路上不停有人骑车上去,看来这也是当地居民骑车锻炼的经典路线。一路上去,再也找不到水槽了,还好我们刚刚喝足了,还不怎么渴。眼瞅着快到山顶了,看到一片开阔处,出去一看,哇,豁然开朗,对面估计是南山,山脚下是因斯布鲁克全貌。美景总在高处,只有坚持下去,才能够收获之。

 

work-img_5438.jpg

work-austria-058.jpg

下山途中看到的健身图示

 

欣赏完全景,两只就乐滋滋地下山了。回到旅社后,发现这个旅社是分男女生住的,晕。到我的房间一看,哇,三个中国女孩。她们是从法国过来旅游的。同屋的一个西方女孩不怎么说话,如果她是奥地利人,估计很郁闷。在自己的国家旅游,一屋子人竟然都叽里呱啦说着中文,呵呵。其中两个中国女孩下午也上北山了,不过她们看到缆车没开就下来了,还上了南山,缆车也没开,很郁闷。听说我们走上去的,眼睛都瞪圆了。

不知道是不是曝光度没调好,这次拍的照片都雾蒙蒙的,郁闷。

 

因斯布鲁克介绍:

因斯布鲁克(德语:Innsbruck)位于奥地利西部群山之间的因河畔,是蒂罗尔州的首府。穿越阿尔卑斯山通往意大利南蒂罗尔地区的布仑纳隘道从这里开始。因斯布鲁克的名字来自于因河和德语中的Brücke(桥)。因斯布魯克是奥地利第五大城市,整个都市地区约有18.4万居民。

因斯布鲁克是著名的滑雪胜地,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曾于1964年和1976年两次在此举办。

全球最大的慈善组织SOS儿童村总部即位于因斯布鲁克。

 Posted by at 1:44 上午

  4 Responses to “gogo的奥地利游记(二)差点睡到瑞士去(补充图片)”

  1. 看GOGO姐写的文章,感觉自己也在旅游,开心,舒服!

  2. 写的真好,赞一个!
    😉

  3. 你们好!谢谢你们的网站,这么全面细致的介绍对于还未出国去瑞典的朋友们真是真是相当的有用啊!
    另外我想问一下,
    1. 我是打算到达拉那去读硕士的,那个学校怎么样?
    2. 如果想能够通过平时打工赚点生活费的话,这样可行么?听说打工不好找,真实情况怎样呢?这点我很是关心,因为如果工作不好找的话,毕业以后的出路问题也很难办.
    3. 你们去过其他几个申根国家旅游过?费用又是怎样的呢?拿着申根护照不旅游感觉很亏啊,呵呵呵

    以上的问题拜托啦,期待你们的答案! :-)

  4. 回Hunter:不好意思,达拉那的学校我们不熟悉,看看有没有其他同学知道的。
    工作据说是不好找,但没有切身体会没有发言权。
    去其他国家旅游的话,旅游费用看个人消费,很难估算,就我们而言,住青年旅社的话,费用大概在2、300克朗左右,吃饭的话一个人几十块钱一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