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007
 

转自“两个素食者的创意厨房”

http://blog.sina.com.cn/u/492208510100093w

因为素食,知道了很多令人钦佩的外国人,约翰.罗宾斯是其中之一,他在1987年撰写的《新世纪饮食》使很多美国人成为了素食者。

改写一段话表达下我的感受:
我们要感谢那些不为名利而献身科学的人,是他们的真诚和执着,才使更多的人成为了素食者,才使那些希望着这个地球更美好并可以永续发展的人不至于太过绝望。

约翰.罗宾斯是一个非凡的人,他的身世可说带点传奇性色彩。出身富豪之家,是全世界最大的“三一”冰淇淋企业之子,大学毕业后拒绝接管父亲的事业,与妻子 在西雅图附近的小岛过了七年回归自然的简朴生活。他发现只是改变饮食习惯,对自己的健康及整个大环境及地球一切众生之福祉竟然能产生非常深远之影响,于是 着手写此书。

他是“拯救地球”国际组织创始人,提倡环保及健康有关的饮食理念,被视为是世界顶尖的专家,许多国际健康与生态的权威人士都肯定他是本世纪最重要的成就者之一。

1994年获得蕾秀.卡森奖,为了一个更健康而真正永续的未来,他辩才无碍的四处演说,在全世界上千次的演说中皆受到观众热烈欢迎并起立致敬。

约翰.罗宾斯拒绝成为伟大的美国食物机器最上阶层的一个齿轮,也拒绝生活在“成功”梦想的机会,那是因为在他生命中有个更深远的梦想,就是“每一个人有更好的人生及更具爱心的世界”,这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

三文鱼儿要回家

约翰 罗宾斯

陈滢口译

宁杰笔录

洪美卿文字整理

七月,美国北加州红杉木林的一幢木屋裏,全场100多个人起立鼓掌,掌声持久不竭。屋外,午后的凉风,轻拂著这片长满红杉树的山林,夏日的阳光,透过屋顶 的一片大玻璃,洒在每个人的头上。讲台上,约翰罗宾斯带著淡淡的笑容,接受大家的致意。他的演讲令在座的每一个人动容和感动。一些人的眼角闪烁著泪 光。。。我们开始明白约翰罗宾斯当年受邀在联合国发表演讲时,全场代表为什麼会起立并以掌声向他致敬。

因为出於至诚,因为正气凛然。他对地球的关怀,对宇宙万物的平等心,他为全人类谋福利的情怀,不畏强权的浩然正气,对妻子,儿子,媳妇和两个双胞胎孙子的亲情挚爱,。。。这些,会打动悍硬的心,会让傲慢的人低头。

约翰罗宾斯出身豪门,他是 “Baskin-Robbins 31种口味”冰淇淋王国的创办人的独生子,但是他却选择放弃万贯家财,追寻更远大的理想,而他果然掀起了一场革命。他的著作《新世纪饮食》DIET FOR A NEW AMERICA,《还我健康》RECLAIMING OUR HEALTH,《觉醒的心》THE AWAKENED HEART,以及《食物大革命》THE FOOD REVOLUTION唤醒世人改变饮食方式,以慈爱心改革健康医疗制度,康复自己,也康复整个地球。他所提出的理念被誉为本世纪人类最重要的成就之一。

约翰罗宾斯接受雷久南博士的邀请,於今年七月在琉璃光主办的美国北加州研习营上发表演讲。雷博士说,能聆听约翰罗宾斯的演讲是难遭难遇的机缘。我们有幸听君一席话,深深觉得这麼美好的东西,一定要尽快与大家分享。以下是约翰罗宾斯演讲的全文:

欢迎大家,我也欢迎自己跟大家在一起。

让我先告诉你们一个小故事。我和我太太笛悠已经在一起生活了37年,在美国文化中,这麼持久的婚姻关系是很罕见的。我的儿子名叫海洋,今年29岁。他的太太,是我们很钟爱的媳妇。他们生了一对双胞胎,我们三代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亲爱的果蝇。。。

这个故事发生在海洋大约10岁或11岁那一年,那时候我们住在一个很小的房子。有一回,我们家裏突然来了一大群果蝇,它们无处不在,我们想尽办法让它们离 开,我们把地方收拾得很乾净,把食物收好,但是,它们始终不走。有时候我们甚至不能随意呼吸,因为我们怕万一不小心就会吸进一只果蝇。后来,我们决定好好 地与它们谈谈,希望它们离开,但是它们不理我们。我们不崇尚暴力,可是久而久之,我们想,是不是该买一把果蝇拍来试试。不过,我们的儿子海洋说:「不, 不,不,你们买苍蝇拍之前,让我试试看。」

於是,他写了一封信给果蝇。他写:

「亲爱的果蝇:首先,让我祝福你们,也祝福你们的祖先,你们的后代,以及你们的子子孙孙。我希望你们过得很快乐,很安宁,很丰足。可是,这是我们的房子。 我们付房租,而你们没付房租。我们吃我们的食物,而你们也吃我们的食物,这就是问题所在,因为我们只吃某些食物,而外面的世界中有很多很多的食物,是你们 能够吃,我们却不吃的。比如你们可以吃垃圾堆以及附近马场的食物。你们应该去吃那些食物,而不是这裏的食物。我们真的希望你们离开这裏。你们应该到外面 去,外面的世界非常广大。我希望你们能离开,因为爸爸妈妈买了一把果蝇拍,而我相信他们会拿来用。所以我请求你们现在就离开。我们很爱你们,很尊敬你们, 我们也祝福你们,你们的孩子,你们的孩子的孩子。我也祝愿你们享有世界上最丰盛的垃圾堆食物。」

他写完后,就在厨房很大声的念这封信。为什麼很大声的念呢因为他担心有一些小果蝇不识字。念完以后他就把信贴在墙上,然后画了一个箭头,这个箭头就指著窗 户,写著:「我希望你们从这个视窗离开。」他把窗户打开,然后我们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早上,我们起床后,走到厨房一看,发现那裏一只果蝇也没有。

这是一个真实故事。如果我们教育孩子从小尊重生命,就会有这麼美好的结果。当孩子还在胎裏,甚至在受孕之前,我们可以同我们的孩子在灵性上互相联系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教育孩子尊重生命。

我们能拥有生命,是因为我们来自一个更大的生命家族。我们不是孤立存在,而是与这个大家族共同存在的。

我们的力量-康复的力量,生存的力量,让自己活得很美好,很成功,很独特的力量-皆来自与我们紧紧相系的生命大家族。我们灌输海洋这样的想法,因此这也成了他的思维方式。所以,当家裏来了这麼多果蝇时,他知道他有一种力量,他知道他可以跟果蝇沟通。而他的确做到了。

我突发其想,或许他可以去农田裏跟害虫们沟通,给害虫写信,让害虫自行离去,不过,我想这可能会使制造农药的公司都倒闭。

我没有这种能力,但有些人的确拥有这种能力。当年10岁的海洋,脑子裏没有伤害他人的观念,对他而言,人类是没有杀伤力的,我们是可以同其他生命沟通的。 所以,他生命中的每一个刹那,体现的是人类很美好,很纯真,很庄严的特质,那也是我们的本性,我们的康复能量。这种特质可以引导我们该如何生活,甚至可以 在选择食物等很简单很基本的事情上,给我们做引导。

 众人皆醉

你们知道众人皆醉的意思吗这是一种集体浑浑噩噩,全然地相信潮流的状态。比如在食物方面,大伙儿注重的是,它是否够味,便宜以及方便。至於这些食物是怎麼 制造的,它上面有没有农药,它对我们的健康是不是有长期的负面影响,农人在种植过程中会不会受到农药的毒害等等,这些都不重要。

人们的这种观念造就了麦当劳的兴旺,麦当劳也希望人们持有这种观念,那人们就会络绎不绝地购买他们的产品。麦当劳不理会别人的福祉。

但是,当众人皆醉你独醒的时候,你会问:这些食物是否取自动物的肉和它们的乳汁,这些动物是怎麼被对待的,它们是如何被杀的,我们关心它们,因为它们是我们大家族的一份子,它们一呼一吸的是和我们无二无别的空气,它们是如何被对待的,实在是很重要的课题。

众人皆醉我独醒是很重要的。我们不应该让商业潮流左右我们的思想。我们一定要问自己,我们要的是什麼我们认为什麼才是重要的我们选择食物的标准,应该同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的真我本性一致。

对我们的身体有益,能够滋养我们,给予我们能量,让我们活得健康喜悦的食物,一定也对其他生命具有最大的裨益,对地球也是最没有伤害的。

但是,美国现在已经开始以基因改造方法来种植农作物,比如黄豆,玉米,菜籽,棉花等,前三种都是食物。在美国,大多数的黄豆都是经过基因改造的。

你们晓得什麼是基因改造食物吗所谓的基因改造就是把食物裏面的去氧核糖核酸(DNA)改变了,比如黄豆,它的基因一旦改变后,它代代相传的基因也都改变了。基因改变后,这些植物就能够忍受农药。

农夫在黄豆或者玉米田裏喷洒农药,其中一种农药”ROUND-UP”能杀掉所有的野草,野草都会被杀死,只有基因改造后的黄豆和玉米能够存活。这就是他们 杀死野草的所谓妙计。我要问的是,为什麼我们要杀掉这些野草难道我们的耕作方式就不能和整个生态环境保持和谐吗比如有机农耕,它就不需要毒害我们的地球, 其实,要增加产量,还有很多其他方法。从美国出口的食物,很多都是基因改造的食物。

我现在暂停,我们可以互相讨论,你们可以发问,我们大家谈谈。

问题:”你的双胞胎孙子好吗 “

 爷爷的誓愿

(约翰罗宾斯笑了,双眼发出慈爱)很可爱。他们是早产儿,一般的怀孕期是九个月,但是他们在六个多月时就出生了。在最初的阶段,情况很严重。当时他们只有两磅重,他们不能够呼吸,也不能吞咽,坦白说,几乎没办法存活。但是因为有医药科技,他们活下来了。

他们现在长得非常可爱,虽然我们还是面对一些挑战。子宫对胎儿来说,是一个最珍贵最圣洁的窝。医院裏的保育箱永远无法取代妈妈的子宫。虽然保育箱可以拯救 生命,但是,从灵性和情感的角度而言,它和子宫有天渊之别。我们现在尽我们所能提供这两个孩子一切生命所需,以弥补他们留医两个月所造成的缺憾。

因为他们在保育箱是如此地被隔绝,所以,我们发了一个愿。我们要在他们回到家裏后, 24小时跟我们的皮肤保持接触,为时至少一年。

我们遵守了这个誓愿,我们一直抱著他们,他们睡在我们的身体上-每天24小时,为时一年。为什麼呢我们要重新建立我们与他们之间的情感联系,我们要让他们 知道,他们可以信任生命,他们所处的是一个安全的环境,因为坦白说,这是医院所无法提供的保证。我们还是常常抱他们,虽然不是24小时,不过也相差不远 了。我这个做祖父的常常抱著他们起飞,满屋子的飞,从客厅飞到厨房,从厨房飞到山上,然后”波”的一声把他们丢在床上,他们可乐了。他们会再跑过来,然后 看著我,我就知道他们又要起飞了。(请问他们现在多大了 )他们现在两岁半。谢谢你们的关心。

问题:食用基因改造的黄豆,以及黄豆制成品,例如豆腐等,对我们的人体有什麼影响

基因工程:是祸是福

这在目前还是一个问号。美国政府甚至没有规定这些基因改造的食物被送到市场上供人购买之前,必须先研究其安全性,到目前为止,没有人研究过人类在食用了这些食物后,会有什麼反应。他们只假设基因改造的食物和原来的食物是类似的,所以没有问题。

不过,也有一些附属在大学的私人或独立机构做了一些小型研究,但是其结论令人担心。因为他们发现基因改造的黄豆缺乏一些人体所需的氨基酸,而且基因改造的 黄豆比传统的黄豆更可能造成过敏反应。所以如果你要吃豆腐,豆浆的话,我建议你们尽可能吃有机的,因为第一,这些产品没有农药,第二,它不含基因改造的黄 豆。

问题:我们如何辨认哪些是基因改造的食品

问题是食品上没有这样的标签,所以,我们很难辨认哪些是基因改造的食品。美国政府没有规定这样的标签。最近的一个民意调查显示,百分之九十三的人要求基因 改造的食品得贴上标签,在美国这个国家,你很难让这麼多人取得共识,可见人们多麼希望产品上有这样的标签。这牵涉到我们的基本权力,我们有权知道我们吃的 是什麼东西。美国基因工程界的龙头老大MONSANTO就反对标签,因为一贴上标签,消费者就不会买了。这裏我们就有一个问题,难道他们有权力强迫我们吃 基因改造的食物吗?

让我告诉你一些秘诀来避免吃基因改造的食品:黄豆,玉米和菜籽是最主要的基因改造食品。目前,美国所生产的基因改造食品中,有百分之九十九是这三种农作 物,所以,如果你们要吃这三类食品的话,应该选择有机的。此外,你们还必须注意的是这三种植物的制成品,例如玉米糊,玉米糖浆等等。如果它没有标明这是有 机产品的话,那它很可能是这些基因改造植物的制成品。

各位都是从世界各地来的,如果你不是来自美国,或者加拿大,那麼基因工程在你们的国家或许还没这麼流行,或许你们的国家禁止出售基因改造的食物,或许你们 的政府规定基因改造的食品必须贴上标签品,那你们会比较安全。问题是,这个现状能维持多久因为美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强的一个国家,布希总统会要求所有国家以 美国的方式来和美国做生意,他很希望全世界都参与基因工程。所以停止他们的这种做法是很重要的。

 一生都无法往前跨一步

请问这裏有多少位是吃素的 (绝大部分的人举手)有多少位不是吃素的 (少数人举手)只有几位,很好,很好。

不吃素的朋友,我有话要告诉你们。你们知道现在的农牧业是怎麼畜养牛,猪,鸡,火鸡等这些动物的吗?它们都是被关在所谓的动物工厂裏。比如比我们这个房子 大一点的工厂,可能就养了大约一千只猪,每一只猪平均大约重五百磅,你可以想像那有多拥挤。每一只猪被关在个别的笼子裏,这些笼子跟它们的身体一样大。笼 子一排一排的往上叠,上层的猪的大小便就往下掉在下层的猪身上。它们终其一生,也不能往前跨一步。这是非常,非常,非常残忍的事情。他们如此对待这些猪, 就是为了要用它们来做成又”便宜”又”可口”又”方便”的猪扒,熏肉片等来供应给大众。

如果你是一个慈悲,尊重动物,并且愿意为它们著想的人,那你应该问问你的光明本性,你是否必须食用以这种方式养殖的动物

你们之中,是否碰过一些曾让你感动的动物,让你觉得它像一个人,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和家裏的猫或者狗,有一段很重要的情谊,那我问你们:为什麼我们把一些动物称为”宠物”,给予它们爱心和关怀,把它们当作家裏的一份子,可是,又把另一些动物称为”晚餐” 因为是”晚餐”,所以就理直气壮地容许动物工厂以各种残酷的方式对待它们,好让自己可低价买到这些”晚餐”

如果你要吃肉的话,你应该首先了解这些肉是如何生产的,这些动物是怎麼被对待的。我相信,你不希望在无心的情况下,为这个世界增添多一桩残忍的行为。

问题:罗宾先生,我得向您说声谢谢,我在20岁时读了你的书后就不再喝牛奶,我的过敏症也好了。在美国,我有很多朋友和他们的孩子都非常喜欢他们的宠物, 但他们还是吃鸡和牛肉。我问他们如果你的猫成为你餐桌上的佳肴,你有什麼感受他们说我不要听这些东西。我认为,要改变这些人的想法就只能从教育著手。那请 问罗宾先生有没有打算参加国会议员或总统选举?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叫邓尼斯 古西尼赤DENNIS KUCINICH,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他是一个全素主义者,他准备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我很荣幸地成为他竞选总部的主席之一。他曾经当过克利夫兰市 的市长,四次连任俄亥俄州的国会议员,我非常了解他,所以,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他当选总统的话,这些动物工厂以及基因改造的工业都会关门大吉。邓尼斯是一 个了不起的人,他的理念和我们今天所讲的内容完全一致。邓尼斯也积极发动国会立法规定在基因改造的食物上贴上标签。

问题:欧洲联盟反对进口基因改造的食物。这是否有助於放缓基因改造工程

欧盟的确不欢迎基因改造的食物。英国的医药学会也一再地强烈反对基因改造的食物。很多欧洲国家也设了条例,禁止基因改造食物进口,或者规定基因改造的食品 贴上标签。这些都是很好的现象,然而,不幸的是,美国布希政府却向欧盟国家施加很大的压力,企图利用世界贸易组织来强制欧盟国家进口基因改造的食品。接下 来的局势会怎麼发展,我们还不晓得。

基因工程的糖衣

问题:美国的基因改造黄豆也出口到第三世界国家吗

是的。

问题:这些基因改造的黄豆能提高产量,那麼有机黄豆的产量足以应付需求吗

实际上,基因改造的黄豆并不能提高产量,反而降低产量,它只能降低生产成本,帮农夫省钱。目前,世界上没有一种基因改造农作物的产能是高过传统农作物的, 其实,基因改造农作物需要消耗更多水,也需要更多肥料。这些基因改造的农作物可以承受ROUND-UP野草剂,它是一种化学物。任何绿色叶子碰到它,光合 作用就会受到破坏,而光合作用能制造植物生长所需的食物,既然无法产生光合作用,这棵植物就会死亡。所以,一旦洒上ROUND-UP,农田中一切绿色植物 都死亡,甚至土壤裏的小动物和有益微生物都会受到影响,它不但杀死野草,其实,它也杀尽所有植物。

让我们看看大规模的传统农田是如何使用ROUND-UP的:在撒下种子之前,农人会先在整个农场喷洒ROUND-UP,消灭所有的绿色植物。他们称之为”净” 场,多不贴切的用词,其实他们是在”毒”化农地,而不是”净’化农地。

接著,他们把例如黄豆的种子撒下,,可是,当黄豆开始成长时,新的野草又会长出来,这会威胁到黄豆的成长。於是,农人必须花钱聘请员工或者以机器拔除野草。

现在,他们改变了黄豆的基因,使得黄豆具备忍受ROUND-UP野草剂的能耐,因此,农人再也不需要付出高昂的工钱来请人清除野草,他们只要驾著飞机绕一 绕,就能将野草剂洒满整片黄豆园,所有的绿色植物会死亡,只有经过基因改造的黄豆能够存活。但是黄豆的光合作用还是受到一点破坏,所以它的产量比不上传统 的黄豆。农夫省了人工费来清除野草,就等於增加了收入。这也意味著除草工人失去了工作。

他们改造黄豆的基因,并不是为了增加黄豆的常量,而是为了提高利润。另一个问题是,在黄豆的成长过程中,农人用了大量的化学剂。在黄豆的整个成长过程中, 飞机日日月月地在农田上喷洒野草剂。过去,农人只能在撒下种子之前洒一次ROUND-UP,但是,现在即使不断地喷洒ROUND-UP,黄豆还是可以存 活,整个农场保持得”乾乾净净”,清除了野草,清除了除草工人,甚至,清除了有机的生命力。这其中,有很深远的长期影响。我可以告诉你,MONSANTO 这家基因改造工程界的龙头老大,每年生产好几十亿美元的基因改造黄豆,他们每年也制造好几千万美元的ROUND-UP野草剂,这就是他们生产基因改造黄豆 的原因,他们可不是为了增加黄豆的产量。

在第三世界国家有许多孩子,尤其是贫穷的孩子都缺乏维他命A,许多甚至死於缺乏维他命A。有一种基因改造的米叫”黄金米”,含有维他命A。理想中,我们希 望黄金米能给这些孩子提供维他命A,那他们就不会患上夜盲症。这是一个很好的概念。MONSANTO实际上只花了十万美金发展黄金米,但却拨了两千万美金 打广告,宣传黄金米的好处,而这两千万美元是洛克菲勒基金会以及瑞士政府所捐赠的。MONSANTO不需要花一分钱打广告,它只花了十万美金发展生产黄金 米的技术。

但是黄金米得在很严格的环境下才能生长,它需要很多的肥料,而肥料在第三世界国家是很昂贵的。黄金米也需要更多的水来灌溉,而水在第三世界国家也是缺乏 的。如果你从营养上来看,一个7岁的小孩若要摄取身体所需的维他命A,他一天需要吃35碗黄金米煮成的饭!所以这是黄金米给人的错误印象。

MONSANTO所作出的承诺和事实相去太远。黄金米的生长条件很严苛,可是却只能提供微量的维他命A。MONSANTO所制造的崇高形象和真相不符。这反映了一个很严重的事实:他们志在赚钱,而不是为人类谋福利!

我希望他们能造福人类,但是,实际的情况是,百分之九十的基因改造种子都是MONSANTO所生产的,它的出发点是要赚更多的钱。不过,他们却告诉世人, 他们从事基因改造工程是为了提高农作物的产量,是为了减少夜盲症,俨然像一个救世主,然而,真相却是,农作物的产量并没有提高,反而降低了,而且,它们消 耗了昂贵的肥料和水源,这是很严重的,因为水源是越来越珍贵的资源,在未来几年,水源短缺的情况会越来越严重。

如果他们从事基因改造工程是为了为人类谋福利,那他们可以种植抗旱的谷类,以减低谷类对水源的需求;或者提高农作物的产能,让它在贫瘠的土质也能长得很 好;或者想办法提高它的蛋白质含量,或者让这些种子在不需要花很多钱的情况下,也可以很容易成长。然而,在目前,符合以上条件的基因工程却一个也没有。

问题:你有没有受到一些组织的威胁 有没有一些政府单位给你麻烦你一路走来得到什麼支持 你未来有没有写新书的计画未来5年和10年,你为自己规划了怎样的生命蓝图

 威武不能屈

曾经有很多人威胁我,其中包括美国养牛协会,养猪协会,以及养鸡协会等等。他们想尽办法打击我,企图把我边缘化,他们最希望的是我已经死了,但是,他们无法如愿以偿。

让我告诉你我的背景:我的父亲和姑丈创立了一家冰淇淋公司-BASKIN ROBINS,也就是有31种口味的冰淇淋公司,这是一家很成功的公司,在几年前,它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冰淇淋公司。他们每一年赚取好几十亿美元。

我是家裏的独生子,我的父亲栽培我,希望我能继承这个家族企业,但是,内心深处我有自己的想法。我知道,这不是我的生命取向,也不是我的灵魂所诉求的,这 只是我父亲要我去做的,并不是我自己要做的。所以我放弃了一切,我放弃了他的家产,那是好多好多的钱,我这一生中,从未拿过他一分钱,这件事被媒体大事报 导。

有一次,一个向全国广播的电台邀请我上节目,这是一个辩论性质的节目,同我辩论的是全国养牛协会的代表,或许是因为我讲了一些不利於养牛业的实话吧,这个人想尽办法要羞辱我。

他说:「你讲了这麼多,目的就是为了推销你的书吧 」

我说:「如果今天我只是为了赚钱而著书,我当初就不会放弃父亲的家族企业了。」

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后来,他慢慢地说:「哦。。。的确,那倒是真的。」

我告诉他推动我做这一切的是别的动力,我希望我们的小孩都能享有清新的空气,乾净的水,稳定的气候,以及永续的经济。我希望不只是自己的孩子,所有的孩子都能够享受到这些美好的事物。我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够有慈悲心,关怀心和善心。

我说:「我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伤害你或任何人,我只希望我们的孩子能住在一个充满正义,以及非常丰足的世界裏。」

他说:「我知道。。。」

这个人在节目结束后对我说:「其实他们付我钱,要我来和你辩论的。」

那一刹那是很美妙的。

我并没有规划自己的生命,我祈求的是指引和支持,我寻求的是灵感,我不企图掌控什麼。我的祷告词是:「我就在这裏,用我吧。」

我会让心灵引导我,我很确定的是,我所从事的必须是慈爱的事业,必须朝向我理想中的道路,必须是最能充分利用我的能力的。

 愿一切生命得到温饱。。。

至於著书的问题,我目前没有写书的计划,这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为了我的孙子,第二个原因也是为了我的孙子,双胞胎嘛!他们一个叫RIVER DHARMA河流之法,另一个叫BODHISATTVA菩萨,照顾他们是我的全职工作。第三个原因是为了邓尼斯古西尼赤DENNIS KUCINICH,因为我是他的全国竞选委员会的主席,我们正在争取民主党的提名,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提名竞选工作,因此会占去我很多时间。

我想跟大家分享我每天的祷告:

愿一切生命得到温饱,

愿一切生命得到康复,

愿一切生命得到爱。

愿一切生命得到温饱,

愿一切生命得到康复,

愿一切生命得到爱。

愿一切生命得到温饱,

愿一切生命得到康复,

愿一切生命得到爱。

我常常在心裏头念这些愿词,念完后我就静静地坐著,聆听我内心的声音,以了解自己可以为人类做些什麼。或许这是一个很无为的方式,但这就是我决定方向的方式。

每一个人都是人类大家庭的一份子。任何人都不应该被排除在人类大家庭之外,即使他曾经做过坏事。如果他是一个坏蛋,我们应该帮助他们康复,提醒他们在他们 的内心也有一份爱,帮助他们唤醒他们的光明本性。我不会对任何人说:「你是一个坏蛋。」我会帮助他们。这样的做法是一种新的方式,不是现今的主流方式。

我们不为任何生命归类,相反地,我们可以在整个生态系统中互相支援;我们不伤害任何人,相反地,我们可以帮助他们。

我们要问我们自己:我们可以做些什麼来协助唤醒人们的真我本性我们可以做些什麼来使这个世界变成孩子们的梦想家园我们可以做些什麼来带动一些变动,使这个世界可以生生不息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它就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我们必须问自己:我可以做些什麼我可以做些什麼 我如何可以用上我的最大能力我不希望有人告诉我答案,因为我得自己思考这个问题,在有生之年,我们都得问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天天问,在每一个刹那,在每一 个一呼一吸之间都问我们自己:我的爱心可以为这个世界带来什麼转变我该如何在这个世界应用我的智慧我们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一些答案。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 写了《食物大革命》,你可以购买这本书,也可以通过网址:www。foodrevolution。org以比较廉价的方式来阅读这本书,这也是协助唤醒人 们的真我本性的工作之一,也是为了更崇高的志向。

离家儿子改变了富爸爸

问题:你现在跟你的父母的关系如何,他们有没有受你的影响你的书有没有影响了他们?

我的父母没有给我任何支援,因为他们不了解我所做的事情。我的父亲今年87岁,15年前,也就是他72岁那年生了一场重病,他患上糖尿病,高血压,心脏 病,而且超重。我父亲所卖的冰淇淋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所卖的还要多,他吃的冰淇淋也比任何一个人多。在他的观念裏,饮食和健康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的姑丈体重250磅,他死於心脏病,他也吃了很多很多的冰淇淋。他去世的时候,我问我父亲:「你认为姑丈的心脏病和他大量吃冰淇淋有没有关系」我的父亲 斩钉截铁地说:「完全没有!」但是真理就是真理。我的第一本书《新世纪饮食》出版时我送了一本给他,我还亲自在上面签了名,但是我想他根本没有读。

我父亲是一个非常非常成功的生意人,他卖的是冰淇淋,他不愿意相信他所卖的冰淇淋对别人有害,他根本不愿意如此相信。

有一天他去检查心脏,他的心脏科医生是最有名的心脏科医生,或许也是最贵的一位。因为他病得很重,医生对他说:「西方医学能做的只是让你服药,好让你的有 生之年过得舒服一点,不过如果你真的想要活得健康一点,你一定要改变你的生活方式,你应该读这本书。」那本书就是”新世纪饮食”。

这位医生不晓得这本书的作者和他眼前这位病人有什麼关系,我的父亲也没告诉他这本书的作者就是他的儿子。虽然他已经有了这本书,但是,他什麼也不说地接受了这本书。因为是医生推荐的,所以,他就开始阅读这本书了。

我的父亲果然慢慢地开始改变他的饮食,一点一点地改变。他早餐开始少吃熏肉片,后来他改变得越多,健康也就越好。他的胆固醇指数从之前的260降到 160。他的糖尿病曾经很严重,甚至得截肢,目前已不需要再注射胰岛素,成为隐性糖尿病。虽然他没有成为全素者,但是他已经不再吃冰淇淋了,也不再吃乳制 品。对他而言,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改变。

他体验到康复所带给他的好处,所以现在他对我还感到蛮骄傲的。他被迫相信我所提倡的的确有其可信之处。虽然我们有时候还是会大眼瞪小眼,我们有一些理念还 是不一样,他还是不能谅解我当初放下了一切,走出了他的生活,因为我是他唯一的儿子,所以,他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他还是没有支持我,但是,我也不需要他的 支援。

我父亲是一个极其富有的人,他身边总是围绕著一群人,只要他付钱,他们就替他办事。在他家裏,时常有10到15个人在为他做事,在公司,他雇用了1万人, 只要他付钱,他们就根据他的意思办事。而我却一分钱也没拿地离开他,他曾经对我说:「你知道吗你令我感到困扰的是,你似乎没有一个价码!」

他已经来到人生的最后几年,他也知道他身边的人是因为拿了他的钱才替他办事的,只有我例外!我是他生命中惟一不要求回报的人。所以当我打电话问候他,或者 告诉他我爱他的时候,他知道我并不是为了他的钱而向他问好,我是这个世界上惟一让他有此感觉的人。其他的人都是为了钱才接近他,因为他有很多很多的钱,这 很极端,然而,这就是他的处境。

有趣的是,就因为我不听他的话,不接替他的冰淇淋事业,不接受他为我安排的生活方式,我却反而对他更有帮助-我确实在他的黄昏岁月裏,改善了他的健康情况。如果我当初遵从他的意愿,我或许无法在他晚年的时候如此帮他。

我们必须尊重我们的父母,但是,有些时候,即使我们必须与父母背道而驰,我们也必须选择尊重自己的心灵。我的情形即是如此。或许,今日的他,会因为有我这个儿子而觉得很刺激。这真是不可思议。

有时候,他会说:「为什麼你会活得这麼好,我真的搞不清楚。」

不过,他还是不能完全接受我,因为我有著和他截然不同的价值观,我有不同的想法,对他来说,这是很难受的,所以,我尽量尊重他,尽量对他温和。他越生气的时候,我就越温和。我不愿意和他起冲突,这完全於事无补。

衣服背后的故事

问题:我是从事服装制造业的,最近我们开始以有机棉布来制作衣服。请问基因改造的棉花对人类有什麼影响

基因改造的棉花有很多种,大部分都比传统棉花需要更多的杀虫剂及除草剂,因此这对农场的工人,野生动物,以及整个农业都有深远的影响。一般棉花园所用的有 毒农药非常多,这是因为棉花不是食品,所以政府并没有限定有毒农药的用量,因此,农人们可以任意喷洒农药。然而,有些食物却添加了棉花籽油,而这些棉花籽 油就是提炼自传统棉花或基因改造的棉花,其中肯定有农药。我从来不吃含有棉花籽油的食物,因为我知道它是怎麼生产的。

如果我们改穿有机棉布所制成的衣服,那我们也等於协助停止污化环境。除了有机棉之外,我们也可以考虑选用以环保原料制成的衣服,例如 “易开罐”水瓶塑胶,它们也可以做成纤维织布,虽然,这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因为现在有太多”易开罐”,如果我们不回收,地球是很难消化这些罐子的。

另外,我们还可以问我们自己:我们到底需要多少衣服美国人的想法是消费越多,就表示你越成功。实际上这种成功,却可能对地球造成伤害。所以真正成功的定义 是什麼呢对我而言,成功应该是跟爱心,跟我们要成为怎麼样的人,我们要怎麼样对待别人,对待我们的小孩,甚至我们要留给这个世界什麼样的东西有关系。所以 我很少去买衣服。大部分的衣服,我都是反复地穿。有时我看到我的朋友买了很多衣服,我说:「咦,你的衣服很好。」他就送我了,这样比较省钱。

所以,当我们准备购买一件产品的时候,除了看它的价钱,以及我们喜不喜欢以外,我们还要问:这东西是怎麼来的它的背景是什麼 它背后的故事是什麼 它帮助了哪些人有没有人因为它而受苦这件东西有益於文化,环境,人类,以及我们的世界吗如果我们能够把衣,食,住,行所需的产品,跟我们要成为一个怎麼样的人,以及我们要创造一个怎麼样的世界挂钩的话,我们才会衍生出新的力量,才能创造全新的局面。

请问大家:成功的定义是什麼在我们这个社会,成功的定义就是赚很多钱的人,但是,我不这麼想,因为很多富有的人也是个白痴。那我们要怎麼给”成功”重新下定义这个新定义是我们愿意认可,愿意实践的,它与我们到这个世界的使命是相扣的。

学员甲:我认为要判断一个人成功与否,不应该只是看他是否富有,我们也要看他的家庭,健康情况,他是否快乐以及他对这个世界作出了什麼贡献他是否完成了他这一趟来到地球的使命

谢谢你,还有其他意见吗

学员乙:我认为一个成功的人所做的事情,除了利益自己之外,也利益了很多其他人。

我同意,谢谢。

学员丙:我们到街上去问10个人什麼是成功的定义,每个人的定义不一样,有的说拥有大房子就是成功,有的说要有大车子,有的说要每天吃牛排才算成功。我们要怎麼样去说服这些人有另一套成功的定义呢

以生活方式为例,我想,我们需要的是比较小的房子,和一颗比较宽大的心。我们不需要太多的信用卡,但是我们需要更多的爱心,更多的友情,对彼此的敬意,更多的良知,更多的觉醒力以及更多的觉察力。

学员丙:可是,这跟整个社会的主流思想是不同的,我们该如何逆主流而上

是的,我们的确是逆著主流。你看过三文鱼吗三文鱼的生长周期非常有趣。它们生於淡水的河流源头,然后游到咸水的海裏慢慢长大。它长大后,又会凭著一种本能 回到它出生的地方,回到与它有生命联系的源头。这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它们是逆流而上,强大的主流冲击著它们,而它们摆动著它们短小的尾巴,逆流而上,这一 条生命之旅长达好几百哩,但是,它们就是那麼一点一滴地游往上游,它们内心有一个导向:它们要回家。

我们是一群三文鱼

这个导向来自它们的本能-回家的本能。这个本能这麼强烈,这麼深,所以它们不惧艰难地逆流而上。

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处境:我们要回家。

我们也受到内心深处的一种本能的指引。我们是一群三文鱼,我们也在摆动著我们的尾巴,我们在一个怂恿著我们买这个,买那个的社会裏逆流而上。这个社会不断 地告诉我们:你需要这个,需要那个,需要很多其实我们不需要的东西。这个社会告诉我们:如果你不拥有这些东西,你就一事无成。这个社会让你觉得自己是一个 异类,让你觉得自己很不足,很匮乏,很混乱。其实,这是荒谬的。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回家。

当我们踏上归途的时候,我们就会产生能量,我们把这股能量带给这个世界,带给我们的家庭,我们的经济市场,我们的公司,我们的人际关系,我们的祖先,以及 我们未来生生世世的子孙。我们带来的是我们的本性,是一些真相。我们或许可以听从一些教诲来引导我们自己,但是如何重新发现自己的本性,如何回家,却得靠 我们自己。

我们就像三文鱼,我们逆流而上,我们要回家。对我来说,它们就是我的导师,我的模范。

我曾经在一条河流旁见到好几千只三文鱼逆流而上,这一群美丽的橙色的鱼儿往上逆流,我感觉到它们内心那股强大的力量,我也发现了在我们内心中,原来也有那 麼一股强大的力量,当我们接上了回家的能量时,我们就有了强大的力量。我们要回家,回到我们的内心深处,与每一个人共处,与整个世界共处,回到一个有爱心 的家。

在黑暗裏,我们更需要烛光。在一个明亮的房间裏,烛光或许很漂亮,很有象徵意义,能给你带来灵感。不过在一个黑暗的房间裏,点亮一根蜡烛,却可能影响生死。烛光可以引导你走出黑暗,可以指引你找到你所需要的东西。

这个时代主流并不重视灵性的追求,它著重的是消费能力,权欲和支配能力,它令人感到疏离和混乱。然而,我们本性裏有智慧。这就是我们这个星期在这裏所要学 习的,我们都在找寻康复的力量,而这个力量就存在我们的光明本性裏,当我们回家的时候,我们就会找到这股力量,而这股力量,就是使得一个人成功的力量。

对我而言,我们要找寻的是一种很珍贵的东西,它存在於我们所接触的每一个人心中,它是一种明白,明白每一个当下都会来到跟前,每一个当下只存在一次,每一个当下都是珍贵的。

最后,我要感谢你们所付出的宝贵时间,我要感谢你们很专注的注意力,我要感谢你们用心的聆听,我感谢你们。

注:约翰罗宾斯和妻子笛悠,儿子海洋,媳妇米雪,孙子河流之法以及菩萨住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鲁斯郊外的山上。他们的办公室和家裏的电源完全来自太阳能。

 Posted by at 2:30 上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