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07
 

今天是猪年的大年初一,老爸是属猪的,在家里都叫他老猪,大年初一是老爸的生日,如果老爸在世的话,今天是老爸的六十大寿。在我们的这片小小的自留地上,和老爸说一声,老猪,生日快乐!

九年了,时空更迭,实际上早已习惯了没有老爸的生活,相信缘聚缘散自有定数,终于不再执著于老爸的离去,把伤痕蝶化成成长的烙印,让我更加珍惜身边的亲人,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在这也祝福来小筑的每一位朋友,合家团圆,平安是福。

当年曾和老爸的好友说过,要做一个网站,把老爸的文稿整理上去。几年的工作奔波,一直未能实现,汗颜。如今小筑办了几个月,得到各位亲朋好友的大力支持,逐渐有所起色,于是琢磨着把老爸的《阳台景语》(以前老爸在《厦门广播电视报》开的一个杂文专栏)和以前的一些文章慢慢整理上来。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先上第一篇文章。

 

 

 

“蛮仙糕”

林培堂

现代人不爱甜食,怕胖。

厦门有一种叫“蛮仙糕”的东西,许多人说好吃。吃了却要抛一句:只是太甜了点。”我说,不甜,就不是“蛮仙糕”了。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叫“蛮仙糕”。或许它是从国外引进来的,才要加个“蛮”字,但看它模样儿,却没一点洋气,方方块块,敦敦厚厚的,道地的土特产品。还有那个“糕”字,似乎大都是蒸出来和烘托出来的,它却不。

认真说,它应该属于“煎饼”类。因为它大都是现制现买现食,原料又是极为普通的米浆和嚼碎的花生为馅,也就不可能有什么“祖传秘方”、“技术保密”的忌讳了。

我上山下乡到闽西的时候,想起家乡好吃的东西,一个是“蚝子煎”,一个就是这“蛮仙糕”。前者是因为山区缺海味,后者可能是劳动时肚子较容易饿,而热乎乎、甜腻腻的“蛮仙糕”是最能饱人的。

第七市场和大同路交叉口有一对老夫妇专事“蛮仙糕”,据说是全市最好吃的。前几年我经常到那儿买,大部分时候都要很耐心地排队等锅。藉排队之际,便可看到“蛮仙糕”的现场制作表演。“蛮仙糕”的做法其实很简单。每天清晨六点,老夫妇便开始在三个可转动的煎盘轮流作业,老头子先用一块油布把第一个平板煎盘擦干净,舀进半勺的米浆。约一公分厚,盖上铁盖子,推到炉火上去煎烘;依次在第二个煎盘填料后,打开炉上的前一个盘子,刚好不焦不粘,便均匀地在面上撒一层花生糖馅,又盖上盖子,将盘子又转推过去,轮到第二个转盘烘火。然后又开始为第三个转盘加料。加完料,打开第一个转盘,糖馅因余热已熔附在糕层里,由他老伴把煎好的糕折合起来成半圆状,热乎乎地铲到小桌上,先平行切一刀成两部分,小的圆冠部分切成两块,大的圆冠部分平均切成四块。老头子兀自又在腾空的盘子上擦油、加料、撒馅直到九点多,大桶的米浆舀完,老夫妇便收工了。

“蛮仙糕”要乘热吃才好吃。热了,外皮酥里层软,韧而爽口,没牙的老人也咬得动;热了,甜馅沁入糕层里,便不腻;热了,松松的很快便吃完了一块,这时,怕发胖的小姐便会用纸手巾擦着嘴角说:“饱了,饱了……”馋嘴的男士可能还不解瘾,又去抓一块。但如果你连着吃下三块,你就可以把下一顿饭省掉。这还是值得的,因为物价涨到现在,一块“蛮仙糕”也还只四毛钱,可以说是最实惠的果腹之物。

有一次,我买了几块热锅的“蛮仙糕”请同事吃,大家都说好吃。过几天再去买,老夫妇不在了,听说是因为占道经营被城管迁进小巷里,我找了一阵没找到。以后,我从小贩那儿买过几块“蛮仙糕”,因搁凉了变得软蔫蔫的,那口感就象冬天里盖着用旧棉胎翻打的薄棉胎,一点也没有那热乎乎、舒松松的温馨劲儿。

 Posted by at 12:49 上午

  5 Responses to “老猪,生日快乐!”

  1. 生日快乐!

  2. 呵呵~
    我还不好意思说呢
    我们家的人也常常以生肖相互称呼
    老头现在还总是让我们叫老蛇,老妈在时也常让我们叫老猴,我姐现在在我和几表弟姐里的称呼也是老虎,而我是从小就被叫木马野马….

  3. 生日快乐.
    猪伯伯的文章读来有”热乎乎、舒松松的温馨劲儿”

  4. 看来猪爸留给女儿的不仅仅是敏锐的文思,还包括对美食的偏好!期待猪爸和GOGO的更多好文!
    猪爸,迟来的问候收到否?有GOGO这样的好女儿,知道您必欣慰!

  5. 为什么看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哭,亲爱的gogo姐,伯伯一定会知道你现在的健康和安宁,也请你要一直这样幸福快乐、平静淡然地生活下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