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172006
 

晚上Ariela邀请土熊和我到她家吃饭。Ariela的老公在这读博士,班上我们俩的背景算是最相似的了。Ariela不懂英语,所以我们俩聊天的时候只能硬着头皮操练瑞典语。而Ariela的老公学了一点瑞典语,还好他会英语,所以他和我们说英语。吃饭时聊到土熊研究所用的实验动物,土熊跟Ariela的老公说是Crayfish,他没听懂,于是我用瑞典语跟Ariela说就是kräfta,然后Ariela再用西班牙语告诉他老公,于是恍然大悟,呵呵,笑死。抑或是Ariela说一个词,我没听明白,于是她用西班牙语跟他老公说,他老公再用英语告诉我们,有时候我听明白了,听不明白的时候熊再用中文告诉我。在四种语言的轮番转换中,竟然有菜有汤地聊到了十点多。

Ariela和我一样喜欢小动物,她在智利的家里养了三只狗,都是捡来的流浪狗,还有一只白色的鹦鹉,据说从狗嘴里抢救出来的,于是就收养了起来。之后又聊到了即将到来的圣诞节。在智利,他们过的圣诞节和瑞典这边差不多。和他们说我们的农历新年,他们竟然说智利很多人都很相信中国的农历,还有属相,有很多关于这方面的书,当然都是西班牙语的。问他们当地是不是有很多华人,他们说没有,有一些中餐馆,但都是韩国人开的。

以前拉丁美洲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地理书上和历史书上的一个名词,感受这些抽象的词汇鲜活成人们稀疏平常的日子,真是有意思。

 Posted by at 6:05 上午

  3 Responses to “四种语言的晚餐”

  1. 看你的随机文章,看到了这篇。居然是一年前的了。
    很佩服你。觉得你是一个很有勇气的人,不管在哪里都会努力地学习新东西,而且总是很乐观,过着美好舒适精致的生活。
    我今天第一天去sfi上课,基本没有和人说话,瑞典语没学会,英语口语也不好,在国内也不习惯跟陌生人说话,别说在这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改变。

  2. 呵呵,别担心,子夏,可以试着慢慢用瑞典语和同学交流,很多人也不会讲英语的。

  3. 我的同桌是个孟加拉女生,我们两个都是不怎么会说话的人,下课时只能找到一两个话题,然后就没话说了:)希望明天可以多讲一点。
    你可以加我msn吗?yangliu0717@hotmail.com,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