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006
 

日子如流水一般不紧不缓地流走,回顾往昔时,我们必定不能忆起每一个时刻,我们能记住的只是这其中某一些时刻,它们留在记忆深处,如同项链上的水晶,串起了日日月月年年。

今天是6月30日,我记住了。因为在于雯家那个风景如画的阳台上点起蜡烛时,于雯高兴地像个小孩似地囔囔,太棒了,我一直期待着有这样的一天,和朋友坐在阳台上点着蜡烛,喝茶聊天,我一定要记住,6月30日……

这一天,三个女人,坐在这个小小的阳台上,映着蜡烛,品着普洱,吃着水果,嚼着中东的那个查了半天不知道叫啥的小零食,看着天上乌鸦归巢……话匣 子就这样打开了,谈到儿时的恶作剧,聊起远去的青春往事,从日暮到日出……多久没有这样把心敞开了来谈了,上一次应该是大学里和那帮死党在一起的时候吧。

午夜时分了,气温降下来了,于雯给我们拿来了外套,袜套,最后连毯子都搬出来了。大伙却丝毫没有倦意,只能说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如何能说这样 的相逢,这样的夜晚不是缘分呢。我们在不同地时间从中国不同的城市来到这个几千里之外的小城里,我们的人生轨迹在这一刻交汇在这个小阳台上,聊起来却似乎 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王莎说来乌普萨拉三年了,说的话可能都没有这天晚上说的多。

和王莎一起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走在路上王莎说起以前和另一个朋友在一起在路上走的时候,王莎说天上的云好漂亮,结果被白了一眼,似乎是说,乍这么幼稚呢。呵呵,所以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work-fire1.jpg

work-candle.jpg

 Posted by at 10:17 下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