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015
 

法德瑞克是土熊实验室的同事。因为住在我家附近,而且两人的作息时间基本一致,那就是晚出晚归。所以两人经常在实验完成时间相差不多的情况下,结伴坐地铁回家。某日土熊回家后,着急要看欧洲冠军锦标赛的赛况。这我就纳闷了,作为伪球迷的土熊一般只有世界杯的时候才关注一下足球赛事,这回怎么关心起欧冠杯来了呢?后来经过土熊同学的一番解释,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法德瑞克是意大利尤文图斯队的球迷,在此届欧冠杯尤文图斯队进军冠军的路途中,他经分析发现,凡是跟土熊一起回来的日子,尤文图斯队就取胜。在他有了这个重大发现之后,凡是有尤文图斯队的赛事,他一定要等到土熊,和熊一起回来。

听完可把我乐坏了,哇呀呀,还有比熊更“葱”的同学。

这里要要插播一下“葱熊”的故事。以前我们在瑞典的时候经常到超市买生态排骨。有时候甚至冰箱里的排骨还没吃完,熊到超市买菜的时候,也会捎上一两包排骨,美其名曰,给超市的生菜排骨捧捧场。每次听熊这么说我都只能直翻白眼,就你那一两包排骨,也能对瑞典的生态排骨市场造成影响?后来听到Wendy自嘲的一句话,当你自己是根葱,人家还不拿你炝锅呢!哎呀,我觉得用这个“葱“来形容熊真是太合适了,从此之后就称之为”葱熊“。知道了法德瑞克的故事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个”葱“并不是熊的专利,还有根意大利”葱“甚至以为,他跟熊的会面就能够影响欧冠杯的比分?

据土熊同学介绍,这根意大利“葱”也不是平白无故长出来的,那可也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产物啊!话说某届欧冠杯,法德瑞克同学在追了几场比赛后发现,凡是他在奥地利看的比赛,意大利尤文图斯队都输了。而他在外地看的比赛,反而尤文图斯队都取胜了(当年的法德瑞克在奥地利维也纳读博士。)但是当他和身边的同学说起这个重大发现的时候,却被无情的嘲笑为封建迷信。如此一来,法德瑞克对自己的信仰,就有了小小的动摇。动摇的结果是决赛的时候,他就顺其自然的留在维也纳看了比赛。结果,尤文图斯就挂了-_-#%&*。痛定思痛之余,法德瑞克决定,以后一定要坚定自己的信仰。(小编语,那就是,坚持做好一根真正的意大利“葱”。)

就这样,此番在意大利“葱”坚定不移的努力下,土熊同学一直把尤文图斯队“送”到了决赛。最后决赛这天是星期六。周五的时候,法德瑞克就很紧张地问土熊,你明天来实验室吗?土熊说:“来。”法德瑞克说:“哦,这下我就放心了,不然我也得找其他机会去跟你碰一下头。”结果周六下午由于我们出去购物了,熊同学7点多才到达实验室。这时候法德瑞克的实验已经做完了,但还是非常执着地守在实验室,一定要见熊一面。见过熊之后他才放心地回家了。不过熊同学回家途中心情可没那么轻松,因为他回家的时候,尤文图斯队已经输了一个球给西班牙巴图队。结果熊同学回家后就忐忑不安地看完了欧冠杯,可怜的尤文图斯队在最后两分钟还被灌了一个球,这回彻底挂了。土熊吉祥物最终没能把他送上冠军台。看完比赛后,土熊忐忑不安的发了个短信,安慰了一下法德瑞克。我在旁边出主意说,你可以这样写,请节哀顺变,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已经尽力了。幸好法德瑞可还比较看得开,回了条短信说,没事,明天太阳一样会升起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