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006
 


这是以前老爸一篇《阳台景语》的文章,写的是小时候的我,总是自己在那东鼓腾西鼓腾,也不知道鼓腾啥,鼓腾得有来有去,用闽南话讲就是“变蚊”。

长大以后,特别是工作以后,“变蚊”的机会越来越少了,现在当上混混,因此经常可以“变蚊”一下下了,呵呵。今天下午就完成了一项“大工程”――缝地毯套。缝之前在qq上碰到路迷,他问忙啥,我说缝地毯套,听得他一头雾水,我说说来话长,跟你说也没用。的确如此,关于地毯套的问题,已经经历了俺的若干次“变蚊”了。来瑞典的时候,我们的房间里并没有地毯,但是有一个地毯靠在入门处,那是一个回国的中国学生留下来的。放着也说放着,还挺占位置,干脆铺上吧。

咨询了一下,对面的haipeng同学说吸尘器没啥用,他是把地毯塞到洗衣机里!!!非常强悍。但是他也只能塞小的地毯,大的只能乘月黑风高时拿到窗口抖抖。于是我们两只只得把那个地毯搬到浴室,进行了全面的清洗,谓之“专业清洗”。因为地毯上注明需要“专业地毯清洗”,俺们又用刷子,又用水冲,够专业了吧^_^。洗完晾干,铺在地上一个星期,舒服是很舒服,但上面很快布满了细细屑屑的东东,扫起来真说要命。

经过了一次打扫之后,我决定――把家里一床闲置的床单铺上去,哈哈,真是英明啊,大小刚刚好。以后每周把床单扔到洗衣机里面就可以了。但是床单肯定没那么老实,和地毯保持紧密联系,不一会就歪歪扭扭了。想起国内的那种黑色的扁扁的文件夹,夹上去就perfect了。于是我找,我找,我挖地三尺地找遍了乌普萨拉的超市,终于让我找到了,只不过人家是一整盒卖的,于是为了这几个夹子,俺们家就多了一大堆回形针:(

固定了第一版的地毯套后本来就基本就绪了。但是,有一天,ikea的被单在打折,一床被单29kr,相当于29元人民币!这等好事岂能错过。于是偶的脑袋迅速地滴溜了几圈,周末和熊到ikea把被单拎了回来,决定把地毯装进原来的被单里,再把新的被单铺在上面,哈哈,清清爽爽。其实这是俺家虎虎的专利,家里的床垫都是这么包起来防尘的。不知不觉就把革命的光荣传统带到国外来啦。

结果,结果,洗完发现被单有一点点缩水,本来被单和地毯尺寸是一样的,这一缩水就短了一截,露出下面的被单,我晕,我拉,我扯,可是可是,怎么都拉不到把底下都被单盖住的程度,555555555

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小狗同学的智慧也是无穷无尽的。某一天晚上,看着那个短一截的被单越看越不爽,忽然灵光一闪,嘿,不是还有个枕套吗,拆掉,缝上去!!!

呵呵呵呵,今天洗完被单后,开始实施我的理想方案。一针一线啊,缝完铺上,啦啦啦啦啦,很有成就感哈。

work-img_0023-03.jpgwork-img_0024-01.jpgwork-img_0022-02.jpg

(后记:这样包着被单的地毯我们用了半年,上次到ikea决定还是再扛一张薄点的棉布地毯回来铺在上面比较方便。想了想还是把这篇日志放到小筑中,毕竟也是俺狗一次成功的“变蚊”啊,呵呵。)

 Posted by at 5:32 上午

  2 Responses to “变蚊”

  1. 你真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了!
    这么大一张地毯,我肯定缝两针就扔掉了!

  2. 哈哈,变蚊一词我也爱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