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11
 

瑞典这边有一种菜地,在小区边上,开出一大片地,分成若干小块,让周边居民自己种菜,每年交点管理费。

我们前两年也租了一块地,种种菜,一般夏天时,自己种的菜就够吃了,挺好玩的。种菜之余和各位菜地邻居啦呱搭讪,于是除了自家种的菜,还不时可以品尝到邻居种的新鲜蔬菜。

我们菜地旁边有一个大叔,刚开始我一直以为他是土耳其的,所以称之为“土耳其大叔”。后来有一天他和另一个大叔聊天时,说那个大叔是土耳其的,然后开玩笑说,土耳其,噫,作出很看不起的样子,然后说伊朗,很自豪地拍拍自己。所以改称为“伊朗大叔”。

伊朗大叔的菜地特别齐整,种菜的地方全部用框框框起来,其余地方通通铺上石头,这样子就不会长野草了。没有比较没有说服力,小声说一下,如果你看看我们家菜地,就知道野草长起来会有多么健壮,就知道伊朗大叔的菜地有多么齐整了。
大叔在菜地估计是最著名的人物。因为他几乎天天出现在菜地,风雨无阻。大叔说他一般早上九点十点就到菜地报道,然后在菜地吃午餐。我估计他大都吃烧烤,因为大叔在菜地设置了烧烤架,桌子,若干椅子,所以下午时分经常可以看到各色人等在大叔的菜地里聚集,感觉很像家乡,朋友来了,大家做下来喝铁观音,只不过在大叔菜地里,大家是坐下来一起烧烤,一起吃伊朗大饼。

菜地大叔

刚开始大叔认识他的时候,我还不会几句瑞典语,而他不会英语,所以除了一两句最日常的问候外,其余的大都是连笔带划。但是这些并不妨碍大叔很热情地招呼我过去品尝夹着现烤鸡翅和现摘沙拉的伊朗大饼。今年去菜地的时候,大叔很久没看到我了,很开心,又是招招手让我过去,拨了棵沙拉菜和几个葱给我。看着连根的沙拉菜,我说这个还能种吗,大叔说不行不行。我还是舍不得把那个活鲜鲜的沙拉菜直接灭掉。于是把叶子摘了回家吃,把剩下的沙拉头随便埋在我们家菜地里,结果一周后就张到十公分高,呵呵,开心。之后,我们家绿南瓜开始收瓜了,我拿了两个问大叔要不要。因为这个东东基本上是每家必种的。没想到大叔很高兴,说他自己的还很小。随便说一下,我们家今年绿南瓜长得真是壮,赶超了四周的菜地“老江湖”们。之后聊了几句,我就回自家菜地了,没想到过了一会,大叔兴冲冲地跑过来,说,哎哎,我刚才给忘了。我仔细一瞅,大叔捧了一捧虾条(应该是奶酪条,奶酪味很重,不过长得就像虾条。)过来。真的就是用手捧过来,看得我很晕,噫,乍整,四下张望了一圈,没有瞅到可以装的东东,只好用手接了过来。这个,因为我的手比大叔的小,于是有几个“溢”出去,掉到菜地里了。

小黄瓜
大叔现场摘给我夹饼吃的小黄瓜

大叔说前两年他共有三块菜地,种点菜卖给中东店,自己骑摩托车送。但是大叔说今年他不干了,所以只剩下一块地。我说为啥不卖啦。大叔说:“你也知道的啦,那些移民啊,眼里只有钱,你说三十,他说二十,十块,去!”说着大叔挥挥手做了个让他滚一边去吧的手势。呵呵,说话间似乎自己不是移民来的。

说到移民,大叔在瑞典已经呆了25年了,他说这里也是他的国家。(也是,Gogo想,一辈子几十年,呆了半辈子以上,也算是自己的国家了。移民移民,是指不止有一个国家的人吗?大叔是说Min land。翻译成英语是my county,翻译成中文呢?本来想写祖国的,但是祖国祖国,是不是指祖上呆的地方?所以用了国家。我的国家,但不是我的祖国?)话虽这么说,大叔菜园里的菜都是伊朗的,他很自豪地跟我说,这是伊朗的沙拉,这是伊朗的香草,这是伊朗的小黄瓜……所有的都是伊朗的。

“那你的家人还在伊朗吗?”我问。“没有啦,我父母在法国,一个兄弟在美国。大部分亲戚都在欧洲。”大叔说。
“你想回伊朗吗?”我问。“噫,没法回去啦。”大叔说,然后拿手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说,“回去就这样。”
中国人讲叶落归根,那么,要是知道自己的祖国连回都回不去,不知道什么感觉。回不去了,或者说暂时回不去了,但是故乡一直在心里,我觉得这个“国家”再好,心里还是会思念那个“国家”,那个成长的地方。

  11 Responses to “菜地大叔”

  1. 嗯,自己坐一下沙发。这个小筑改版后效果不错啊,熊技术员的技术支持很得力。

  2. 现在人气这么差?还要总编自己坐一下沙发啊。。。。

  3. 人气人气,不错不错~多点照片就更好啦~

  4. 我也喜欢自己种些菜,但是菜地里长满了草,真是让人头痛。喜欢你们写的文章,支持~~

  5. 呵呵,谢谢各位支持的人气。

  6. 原来是这样的,我说我邻居她们怎么都去种菜了,原来是要交管理费的

  7. 问gogo:你们现在住瑞典哪个城市?我儿子现在哥德堡读高中。我也很喜欢有一块地自己种种菜什么的,但在城市里这个愿望可能实现不了。如可能我想搬到你那儿住,可行吗?

  8. 我去年刚离开uu,挺怀念的。原来住flogsta,路边也有菜地,不知道是不是你照片上的。本来是google国王湖游记才到你这里的,结果发现居然也是来自瑞典的,倍感亲切啊。

  9. Annie Chen:
    问gogo:你们现在住瑞典哪个城市?我儿子现在哥德堡读高中。我也很喜欢有一块地自己种种菜什么的,但在城市里这个愿望可能实现不了。如可能我想搬到你那儿住,可行吗?

    不好意思,现在才看到。哥德堡应该也有这样的菜地,我们在Uppsala。

  10. 有片自留地感觉真不错!

  11. 羡慕in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