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011
 

上周日虎虎回国,和熊送虎虎到机场,原本以为会在机场和虎虎挥泪告别,还好一路心情都还平静,虎虎笑眯眯地精神抖擞地上了飞机。

但是一回家看到虎虎的拖鞋,虎虎的羽绒服,眼睛就开始红了,甚至看到地毯都会想起虎虎每天很认真地吃力地整理地毯的情形,桌上还有虎虎折叠起来的面粉袋子,架子上虎虎“定量分析”的电子秤,厨房里虎虎喝茶的杯子,虎虎泡豆芽的布,冬天里虎虎把蔬菜水果拎到楼上储存的筐……坐在电脑前,耳边就响起虎虎叫:“小狗,不要一直看电脑。熊说,拿起杯子,就想起虎虎每次说他:“多喝水啊多喝水。”,而后说,有时唠叨还是有作用的……我也说过,虎虎在的时候是很吵,但我也知道,虎虎不在的时候没人吵会有些不习惯的。以前都是我拎着行李离开,只有这次是虎虎拎着行李离开我,留下一屋子的印记让我真正体味到为什么说人生自古伤别离。

记得三毛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一辈子的守护天使,那就是父母。虎虎到森林里采蓝莓,这个活瑞典人都说蹲上蹲下的很辛苦,我们前年采过两次,采了一小把就没再去了。但虎虎经常一蹲就是两三个小时,甚至一天去两三趟,盛夏时被蚊子咬得跳脚,脚上起来很多奇痒无比的大包还是坚持去。蓝莓那么小,虎虎却能采满一个酸奶筒,采了一公斤又一公斤的蓝莓,自己却没舍得吃多少。虎虎说,我每次采蓝莓都想这是森林的精华,小狗吃了肯定很好。虎虎回厦门的前一周,一直哪里哪里帮我再打理一下,把家里能清理的每个角落都檫得一尘不染,把所有的被褥都洗了一遍,甚至前一天半夜想起冰箱冷冻室结冰了,还起来把冰箱的电断了,由此第二天可以把冰除掉……

无论身在何方,父母的爱是守护我们一生的幸福。

 Posted by at 4:55 上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