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006
 


早上和老妈google talk,老妈说起刚看的电视节目,采访一个姓宋的健康老人。老人家说其实每个人的身体状况很大程度上受自己的心情所影响,日积月累,好心情自然带来好身体,坏心情便可能成为疾病的隐患。(不知道原话是啥样的,反正到偶这已经转了好几耳了,这是凭偶想像总结到,呵呵)。每天给自己插面旗子,心情好的时候插面小红旗,心情差的时候插小黑旗,心情非常差的时候画个阎王?提醒自己抑郁将成疾。的确,外面的烦扰说外界的,只有心情是自己的

远在他乡,最担心的就是老妈会不会孤单,还好,老妈心情还挺开朗,甚至还学着鼓腾了不少东西,经常给我一些surprise。昨天竟然把阿巴斯的《天堂的颜色》翻出来看了,那是我向梦田借的,自己都还没看,汗。跟我说里面的小男孩自己眼睛瞎了,怎样去救一只落巢的小鸟,感慨说生命不管多么微弱,都还是有能力去救助更弱小的生命。我的天,老妈看阿巴斯的影片看得比我透彻多啦。以前看阿巴斯的其它影片总觉得冗长拖沓,现在想来,是心静不下来。

 Posted by at 2:49 上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