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
 

此次回国一大收获是搬了一堆书出来,其中包括蔡志忠的中英对照的《庄子》和《老子》,静下心来,细细品来,受益匪浅,摘抄一些放到小筑上。

 

《庄子¤田子方第二十一》

【原文】
庄子见鲁哀公(1)。哀公曰:“鲁多儒士,少为先生方者(2)”。庄子曰:“鲁少儒。”哀公曰:“举鲁国而儒服(3),何谓少乎?”
庄子曰:“周闻之,儒者冠圜冠者(4),知天时;履句屦者(5),知地形;缓佩玦者(6),事至而断。君子有其道者,未必为其服也;为其服者,未必知其道也。公固以为不然(7),何不号于国中曰(8):‘无此道而为此服者,其罪死!’”
于是哀公号之五日,而鲁国无敢儒服者,独有一丈夫儒服而立乎公门(9)。公即召而问以国事,千转万变而不穷。庄子曰:“以鲁国而儒者一人耳(10),可谓多乎?”

【译文】
庄子拜见鲁哀公。鲁哀公说:“鲁国多儒士,很少有信仰先生道学的人。”庄子说:“鲁国很少儒士。”鲁哀公说:“全鲁国的人都穿着儒士的服装,怎么说儒士很少呢?”
庄子说:“我听说,儒士戴圆帽的知晓天时;穿着方鞋的,熟悉地形;佩带用五色丝绳系着玉玦的,遇事能决断。君子身怀那种学问和本事的,不一定要穿儒士的服装;穿上儒士服装的人,不一定会具有那种学问和本事。你如果认为一定不是这样,何不在国中号令:‘没有儒士的学问和本事而又穿着儒士服装的人,定处以死罪!’”
于是哀公号令五天,鲁国国中差不多没有敢再穿儒士服装的人,只有一个男子穿着儒士服装站立于朝门之外。鲁哀公立即召他进来以国事征询他的意见,无论多么复杂的问题都能做出回答。庄子说:“鲁国这么大而儒者只有一人呀,怎么能说是很多呢?”

 

原文和译文摘自网上http://www.ld.nbcom.net/zhuangzi/021.htm

 

蔡志忠的注释: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the life is to be genuine;but people often put on false appearances to fulfill other people’s expectations.

人生最重要的东西是真诚,但是人们经常为了迎合他人的眼光,披上虚假的外套。

 Posted by at 6:11 下午

  2 Responses to “静心读《庄子》(一)”

  1. 我也喜欢读庄子,呵呵

  2. 我也正在学《论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