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015
 
法德瑞克是土熊实验室的同事。因为住在我家附近,而且两人的作息时间基本一致,那就是晚出晚归。所以两人经常在实验完成时间相差不多的情况下,结伴坐地铁回家。某日土熊回家后,着急要看欧洲冠军锦标赛的赛况。这我就纳闷了,作为伪球迷的土熊一般只有世界杯的时候才关注一下足球赛事,这回怎么关心起欧冠杯来了呢?后来经过土熊同学的一番解释,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法德瑞克是意大利尤文图斯队的球迷,在此届欧冠杯尤文图斯队进军冠军的路途中,他经分析发现,凡是跟土熊一起回来的日子,尤文图斯队就取胜。在他有了这个重大发现之后,凡是有尤文图斯队的赛事,他一定要等到土熊,和熊一起回来。 阅读全文 [...]
242015
 
布鲁日是比利时西北的一个小城市,据说被称为北方威尼斯。从小向往的威尼斯一直没有去,而北方威尼斯却去过两个,一个是斯德哥尔摩,一个布鲁日。 来比利时后就不时听人提起它,却一直没有下决心去。第一次去布鲁日却是由于堂妹朋友有两张即将过期的火车10次卡。堂妹说把卡给我们,可以去最远的布鲁日最划算。我们就这样,成就这第一次的布鲁日之行。 20-DSC_0882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3:15 上午
182015
 
春天是播种的季节,今年春天,我买了各种各样的花种,准备把小筑的瞭望台打造成一个小花园。交代一下,因为我们租的房子在街角,所以有一个非常独特的貌似瞭望塔的小阳台,从这个小阳台可以同时看到三条路,如果是战争时代,应该是一个很合适的观察敌情的地方,所以我们称之为瞭望塔。今年我准备在瞭望搭个架子,然后种上各式的花。其实我种花养花的习惯,是从瑞典开始的。至于在国内的二十几年为什么没有养过什么花?现在回想一下,可能是因为忙学习,忙工作,压根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6:26 下午  Tagged with:
252015
 
中国好歌曲第一期,莫西子诗唱完要死一定要死在你手里之后,聊起和他的日本女友的第一次约会。由于彝族人有第一次到人家家里,必须带上见面礼的习俗,他那天没有其他东西,于是就在路边采了一把杂草藏在包里,见了面才不好意思地拿出来,没想到她又在后来写给他的信中说,她觉得得野草比玫瑰更美丽。 这样的爱情,这样的女子,让我一直感动着。因为它的简单,因为它的纯粹,因为它的甜美,正如这个日本姑娘的笑容一般。真正的爱情不需要粉饰,不需要代表。对于两颗真正在一起的心,一把野草就是整个爱情花园。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11:51 下午
十二 052014
 
周二晚上,熊回短信说预计八点半收队。于是,七点半的时候,我就把冰箱里的布鲁塞尔小卷拿出来处理了一下。布鲁塞尔小卷就是直径约三,四公分的小卷心菜,营养很好,就是处理起来很麻烦,要一个一个拨皮切开。但我还是带着为心爱的人做一顿晚餐的喜悦心情,很有耐心的一个个处理完了。处理完后颇有成就感,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开始下锅煮,因为卷心菜需要炖一段时间,准备先把卷心菜炖好,待会再加入鸡肉做一个鸡肉蔬菜煲。结果二十分钟后发现卷心菜已经开始变软了,但是熊还没有消息。所以我就关了最小火捂着保温。结果等到加鸡肉的时候发现,哎呀,卷心菜都烂糊糊的了。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7:43 下午
十一 122014
 
上周去莎拉家玩。她做crepe给我吃。我看着挺简单,回来就自己试做了一下。结果蛮成功的,周日那天我们早餐就豆浆吃,午餐加了蔬菜当春卷吃,熊同学吃得挺欢,我们还兴致盎然地决定下周可以加点南瓜什么的试一下。周末刚好和老爸通话,就展示给老爸看,还拍了照片发到微信上面。没想到老爸看了非常有兴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还和老妈承诺,改天做鸡蛋饼给你吃。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2:17 上午
162014
 
某日早上,gogo正热火朝天地烤面包时,发现刚去上班不久的熊发了封邮件,内容是,“在街转角照相店这边有户门口放了个打印机兼扫描仪,有兴趣可以看一下。” 之后又陆续收到微信viber短信等,所有通讯方式的同样内容通知。 等我看到短信时,据土熊去上班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所以我对这台打印机是否还健在并不抱多大希望。于是等我把面包准备好,放进烤箱,才准备出门瞅一瞅。然后给土熊回了一条短信,说兴趣是有,就是不知道怎么鼓腾回来。熊同学说那个打印机不大,一只手就可拎回来。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拉了购物车,穿戴整齐,做到超市购物状,途经目的地。拐过街角一看,哇,神了,那台打印机竟然还在。 阅读全文 [...]
 Posted by at 9:35 下午
072014
 
人和人之间有一种缘。莎拉是我法语二级班的同学。第一天上课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对面有一个大眼睛的阿拉伯美女。那天我们一开始上课就做一种游戏。就是一半的同学坐着,另外一半的人站起来,然后一对一地进行自我介绍。介绍完了,再往前推进一个继续介绍。就这样,当我和莎拉面对面的时候。她瞪着大眼睛跟我说,哦,我最喜欢吃中国菜了。中国菜一下子拉近了我们的距离。第二节课我就跑去坐在她旁边,那也正好是我在上一级课的时候经常坐的位置。这样子我们就有很多互相讨论,一起做练习的机会。之后我们又发现,下课后回家可以坐同一班地铁。于是又多了很多拉呱闲聊的机会。 慢慢的我知道了,莎拉来自突尼斯,刚结婚,到比利时才半年,但是由于她从小就学法语,所以来这个学校直接就上了二级。但是为什么从小就学习法语的同学和我们这种才学了一年的同学分在一起,真是有点匪夷所思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