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

Ozzy同学,土生土长土耳其人,在美国求学,博士生期间师从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医学院Aziz Sancar教授(2015年诺奖得主)。他博士毕业后来我们实验室工作。 Ozzy同学嗓门特别大,不管跟谁说话,说啥,都是雷声轰鸣,穿过几个房间都还能缭绕在你的耳边。 阅读全文 [...]

土熊吉祥物的欧冠之路

法德瑞克是土熊实验室的同事。因为住在我家附近,而且两人的作息时间基本一致,那就是晚出晚归。所以两人经常在实验完成时间相差不多的情况下,结伴坐地铁回家。某日土熊回家后,着急要看欧洲冠军锦标赛的赛况。这我就纳闷了,作为伪球迷的土熊一般只有世界杯的时候才关注一下足球赛事,这回怎么关心起欧冠杯来了呢?后来经过土熊同学的一番解释,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法德瑞克是意大利尤文图斯队的球迷,在此届欧冠杯尤文图斯队进军冠军的路途中,他经分析发现,凡是跟土熊一起回来的日子,尤文图斯队就取胜。在他有了这个重大发现之后,凡是有尤文图斯队的赛事,他一定要等到土熊,和熊一起回来。 阅读全文 [...]

梦幻布鲁日

布鲁日是比利时西北的一个小城市,据说被称为北方威尼斯。从小向往的威尼斯一直没有去,而北方威尼斯却去过两个,一个是斯德哥尔摩,一个布鲁日。 来比利时后就不时听人提起它,却一直没有下决心去。第一次去布鲁日却是由于堂妹朋友有两张即将过期的火车10次卡。堂妹说把卡给我们,可以去最远的布鲁日最划算。我们就这样,成就这第一次的布鲁日之行。 20-DSC_0882 阅读全文 [...]

等待一朵花开的时间

春天是播种的季节,今年春天,我买了各种各样的花种,准备把小筑的瞭望台打造成一个小花园。交代一下,因为我们租的房子在街角,所以有一个非常独特的貌似瞭望塔的小阳台,从这个小阳台可以同时看到三条路,如果是战争时代,应该是一个很合适的观察敌情的地方,所以我们称之为瞭望塔。今年我准备在瞭望搭个架子,然后种上各式的花。其实我种花养花的习惯,是从瑞典开始的。至于在国内的二十几年为什么没有养过什么花?现在回想一下,可能是因为忙学习,忙工作,压根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阅读全文 [...]

野草比玫瑰更美丽

中国好歌曲第一期,莫西子诗唱完要死一定要死在你手里之后,聊起和他的日本女友的第一次约会。由于彝族人有第一次到人家家里,必须带上见面礼的习俗,他那天没有其他东西,于是就在路边采了一把杂草藏在包里,见了面才不好意思地拿出来,没想到她又在后来写给他的信中说,她觉得得野草比玫瑰更美丽。 这样的爱情,这样的女子,让我一直感动着。因为它的简单,因为它的纯粹,因为它的甜美,正如这个日本姑娘的笑容一般。真正的爱情不需要粉饰,不需要代表。对于两颗真正在一起的心,一把野草就是整个爱情花园。 阅读全文 [...]